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都市言情-> 《七夫臨門》-> 第四十四章 是驚還是喜?!
第四十四章 是驚還是喜?! 作者:簡單的顏色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7-19
  •     大年初一,是農歷新年的第一天,春節早晨,早早開門,叫做開門大吉,先放爆竹,叫做“開門炮仗”。爆竹聲后,碎紅滿地,燦若云錦,稱為“滿堂紅”。為了討吉利,此刻郢城的大街上,滿街瑞氣,喜氣洋洋。
        孟小星點著小腦袋心不在焉地走在大街上,今天為了不引人注目,她故意脫下那身瑞克斯服,換上了郢城平常老百姓穿的衣服。但其實不管今天她穿什么,都不會引來注意吧?因為到處新衣,花紅柳綠一片,再加上爆竹紙屑滿天飛,誰會注意誰穿了什么??!
        耳邊喧鬧的爆竹聲,眼前紛飛的紅色碎紙,都無法阻擋她一顆想就地倒下睡著的心,上眼皮和下眼皮很相愛,在大馬路上就開始如膠似漆起來。
        如果有人稍微留心一下,就會發現,大街上孟小星正沿不規則曲線行走,簡而言之就是亂走,且她的頭一直點啊點,脖子像是隨時會斷掉。
        被濺飛的爆竹彈到臉頰,那痛楚讓她清醒了幾分,努力睜了睜眼,抬起頭,看了一下方向,又低頭繼續往前跌跌撞撞地走。
        “啊…好困喏~”都怪波塞冬啦!
        連月容約她卯時<早上5—7點>去西城門,為了讓波塞冬放心她出去,她特意在昨晚向他交代了一下行蹤。誰知,行蹤交代完,波塞冬興致高昂地拉著她守歲。
        本來,她也因為興奮有點睡不著,索性陪他到子夜。
        殊不知,當新年鐘聲敲響、爆竹聲震響天宇時,波塞冬拉著她跳起了瑞克斯慶典時必跳的煙火舞。
        在煙花絢爛的光輝中,他們跳到天明,精神一直處于亢奮狀態,直到出了黑城城門,由于跳舞透支體力,熬夜睡眠不足,孟小星才突然像一只斷了線的傀儡娃娃般,整個人無精打采。
        “??!救命??!”一個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費力鉆進孟小星的耳膜。
        孟小星下意識抬起頭,看見一個驚慌失措的女子直往她這個方向撞來,她慢半拍地反應:“啊—那個女的身上著火了,放爆竹危險啊?!?br />    然后低頭繼續前進,沒躲避沒驚訝!
        等待女子身上的火蔓延到她身上,她才覺得不對勁。
        “嘩!”
        一大盆水當頭潑下,潑走了她的瞌睡蟲,也救了她和那個跑過來的女子的命。
        “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被救女子感激涕零,揪著路過的男子的衣領不松手。
        孟小星非常淡定地抹了把臉上滴滴答答掉下來的水,看了眼跪在地上嚶嚶哭泣的女子。那女子長得花容月貌,雖然發絲因為剛才那場事故有些凌亂,但此刻一哭,梨花帶雨,頗惹人心疼,任鐵石心腸的人也會憐她剛才的危險經歷,卻不料,她揪著的這位“救命恩人”愣是不是一個尋常人,淡漠不得了不說,還伸出一只手,冷淡地說:“一盆水,十兩銀子,被你抓臟的衣服,一百兩?!?br />    呃……這語氣有點熟??!
        孟小星一激靈,瞌睡蟲全跑了,自己剛才也被他救了,那他也會問她要銀子?此時不溜更待何時!
        孟小星低著頭,足下輕點,飛馳電掣般借著爆竹聲聲火速逃離了現場,一路往西城門而去。
        等候在那的連月容,俊逸出塵。
        她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飛撲過去:“二叔,生日快樂!”
        借勢一個狼抱!將自己身上的水蹭過去!
        一個指頭抵在她的肩頭,阻止了她沖過來的勢頭,連月容擰緊細淡的眉:“你怎么渾身濕漉漉的?”
        “我剛洗了個澡,很干凈的,不信你聞聞!”孟小星鍥而不舍地想惡心連月容,剛伸出手,額頭又被他伸出另一個指頭抵住,近不了他的身。
        連月容黑沉著一張臉,信她才怪。
        “你蒙上眼睛?!彼有浯鍰統鲆環剿拷淼莞閑⌒?。
        “干嘛?”孟小星愣住,還要蒙絲巾???
        “地點保密,這是游戲規則?!繃氯莩ど磧窳?,淺淺淡笑。完美得看不出一絲破綻。
        “不要!”孟小星斷然拒絕,她要玩游戲,才不要被人玩。
        “嗯?”連月容淺笑的樣子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孟小星卻被他這樣淡淡的冷哼嚇到,他眼睛里又露出那種詭異的光芒,嚇得她小心臟噗噗跳。
        “好啦好啦,蒙上就是?!庇攵衲迥旰蟮牡諞淮慰拐?,她失敗鳥~不過沒關系,她大人大量,遞出一個木頭雕刻的小娃娃,是她守歲時自己刻的,還細致地上了色。
        “喏,這是我給二叔的生日禮物?!?br />    “……”
        連月容接過制作簡單的小娃娃,低首凝視,讓孟小星看不清他的表情。
        “二叔?”試探叫他一聲,不知道他高不高興。
        “蒙上?!繃氯萏?,將手中娃娃納入懷中,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蒙上眼睛。
        “哦~”失望,柔情攻勢也失敗鳥~乖乖綁上絲巾,面前一片漆黑,她困意又一陣陣襲來。
        “我困了,沒力氣走路了,二叔,你背我唄!”努力來次第三抗爭!
        “嗯?”
        “真的困了!你看我黑眼圈!”嗚嗚,他那個單音節反問真的很可怕啊,她蒙了眼睛都能感受到那份寒意。
        打算放棄,乖乖牽著絲巾走路的時候,身體突地騰空,背上衣服一緊,她飛了!雖然不是被背在背上,也不是公主抱,而是拎小雞一般拎著,但是她滿意了,好困,先瞇一瞇。
        ……
        “一拜天地!”
        渾厚的聲音聽著有些吵,孟小星揚了揚眼,努力掙脫睡夢。面前一片紅彤彤的,好晃眼。感覺一只手扶在她的背上,讓她彎了腰點了頭。
        “二拜高堂!”
        這喊得是什么呢?嗯,有點不對勁!孟小星收攏手指,想掐一掐自己,不要繼續昏睡。
        “鏘!”一聲銅鑼響,讓她徹底驚醒,她這是在哪?睡太死,連那份等待見面的驚喜都讓她醒不過來……現在是什么情況?此刻,她不會是被連月容“陷害”了吧?
        “夫妻對拜!”
        一個清晰高昂的聲音傳入耳中,孟小星想shi的心情都有了!偏偏此刻她還全身酸麻,這情況根本就是被別人點了麻穴,任人擺布了么!
        惡魔就是惡魔,她居然會這么放心自己在連月容的眼皮底下睡著,對他來說的驚喜,對她來說應該只是驚吧!
        被迫一鞠躬,孟小星思忖,她這是跟誰結婚來著呢?
        “禮成!送入洞房!”
        送、送、送入洞房?!尼瑪!連月容讓誰和她成親呢?對他也沒什么喜??!
        感覺一個丫鬟扶著她,進的不是洞房,卻是上的一條船。難怪風這么大,原來是在海邊舉行的婚禮。
        上了船,她耳尖地聽到船下面有人交談。
        “二哥,你突然成親,為什么都不讓我們見見二嫂??!大哥說,做兄弟的不是這么做的!”
        是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明明是自己想看,還將責任推到老大身上。天然賣萌兼拉別人下水的說話方式,孟小星直接判斷為小狐貍——連月泉。
        原來她竟然被連月容騙婚?我勒個去,他玩什么把戲?孟小星發覺自己猜不透。只好努力沖破穴道。
        “小七就不能容許二哥在生日這天任性一回么?”連月容淡薄的聲音讓連月泉啞言,孟小星卻恨不得破口大罵!又拿生日壓人!圈圈叉叉!
        船開了,她還被丫鬟攙扶站立在船頭,鼻翼間飄過龍涎香的氣味,讓她知道連月容也上船了。感覺內力在周身流走,似乎很快能沖破穴道了,孟小星內心欣喜不已,這時一股奇怪的風吹過來,蓋在她頭上的紅頭巾被風猛地吹開,她看到了站在岸邊的六個小表和站立在船頭的連月容。
        “二嫂!”連月泉眼尖,失聲尖叫。
        引得一直低頭心不在焉的連月清看過來,他睜著不敢置信的眼睛看著孟小星,臉色霎時間變得慘白:“小星?!怎么會是你?!”
        一石激起千層浪,連月清的叫喚惹得其余人的注目。
        “刷!刷!刷!……”六道目光齊齊注視在孟小星的臉上!眼神或不信或心痛或激動或震驚!連月清和連月碎最先反應過來,一馬當先朝船上沖過來。
        卻不料,船已經駛出好一段距離,海上無一落腳處,根本不是他們能飛上來的。
        “二叔,這就是你的驚喜?”孟小星恨恨地看著淡然站在船頭,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的連月容,終于沖破被點穴道的她,飛起一腳,恨不得將連月容踢下海去!
        連月容輕輕一閃,就躲過了她飛起的一腳,淡茶色的眼睛閃爍著令人看不懂的光芒。
        他淡然說道:“你要是和我一樣想幫老六,不讓他死,你就給我冷靜點?!?br />    孟小星木然,怎么還會和連月清扯上關系,這時候,她才想起自己一直忘了問連月清的眼睛是怎么好的,轉頭看了看木然站立在岸邊的白影,她心中突然一涼。
        ------題外話------
        今天接近三千字,很給力了吧?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秒速快3方法技巧 北京赛车开奖预测软件 期货配资开户 江苏11选5数据遗漏 股票配资怎么做 浙江体彩六加一杀号专家 bbin平台是哪里的 如何买股票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股票k线图入门图 湖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广东快乐十分安卓 北京pk拾预测冠军公式 投资理财公司 7乐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