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群腦殘一臺戲 作者:若明翼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06-15
  •     “因為我愛你?!?br />    聽到這一句話的時候,一直像個木偶一般的樓堯堯徹底崩潰了,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掉個不停,怎么也止不住。
        隔離窗里的秦摯心疼的看著她,他把手放在玻璃窗上,似乎想幫她抹去眼淚,但這一切只是徒勞無功,最終他只好心疼的說道:“堯堯,別哭?!?br />    怎么可能不哭,樓堯堯哭得幾乎背過了氣,身處隔離窗另一邊的他一直輕聲的安慰她,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就跟過去每一次一樣,只要她一哭一耍賴,他就會不管不顧的把所有事情都放下,陪著她,哄著她。
        是她太傻了,才會以為他們之間只有兄妹情,是她太傻了,才會害得他為她頂罪!
        “秦摯,你為什么不早說?”樓堯堯一邊哭,一邊質問。
        秦摯只是笑,沒有回答她。
        其實不用他回答,樓堯堯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想到答案了,因為即使他說了,也根本沒有用,那時她被陳浩迷了眼,眼里除了陳浩,看不到任何人。
        想明白了這一點,樓堯堯哭得更傷心了。
        獄警在一邊催促,探監時間已經到了。
        秦摯叫了樓堯堯一聲。
        樓堯堯抱著話筒趴在窗臺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卻也打起精神聽他說話。
        “堯堯,以后我不能再守在你身邊了,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能再任性了知道嗎?”
        “恩恩?!甭ヒ⒁⒅恢籃業牡閫?。
        “堯堯……”
        “恩恩?!?br />    “不要跟陳浩結婚知道嗎?找一個真正愛你的人,好好的跟他過日子知道嗎?”
        “恩恩?!?br />    秦摯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大堆,樓堯堯生平第一次沒有覺得煩,認真的應著,雖然根本就沒聽清他在說什么。
        獄警已經催了好幾次了,實在拖不下去了,秦摯最后深深的看了樓堯堯一眼,放下話筒,起身準備離去。
        樓堯堯突然站起來,用力敲了敲玻璃,不顧獄警的警告聲,指了指手中的話筒。
        秦摯對獄警說了聲抱歉,又拿起話筒。
        樓堯堯隔著玻璃看著他,這個一向愛干凈注意形象的英俊男人,不過短短幾個月,已經一臉胡渣,看得出,是匆忙剃的,臉上還有些許沒剃干凈,臉色發黃非常憔悴,唯獨一雙眼睛依然光彩依舊,好似生活的磨難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樓堯堯看得一陣心酸,直到秦摯開口催了一聲,樓堯堯才用一貫的傲慢語氣說道:“秦摯,你知道我很任性,也很自私的,所以,再最后縱然我一次,等我好不好?我不是在詢問你,是在命令你,你必須等我,不然你以后別想好好過日子了,你知道的,我最會折騰人了!”
        看,她就是這樣惡毒的一個女人,總是強迫別人做不愿意做的事,且從來不知道悔改,并以此為榮。
        秦摯開始沒聽明白她在說什么,等想明白時,樓堯堯已經笑著放下話筒出去了。
        愣了半天,最終秦摯卻是笑了,她讓他等,他便等著吧,認命吧,他這輩子就栽在這個女人手里了。
        ————————————————————————————————————————
        樓堯堯哭了半天,兩個眼睛腫得像桃子,外面的陽光讓她眼前一陣發黑。
        “堯堯?!?br />    等在外面的陳浩看見她,扔掉了煙頭,笑著向她走來。
        他穿著白色的襯衣,白色的西裝褲,面容英俊精致,帶著淡淡的笑意,在陽光下走來,身后似乎鍍了一層金光,讓人炫目。
        樓堯堯睜大眼睛正視這個男人,她看了他這么多年,卻第一次看得這么認真,看得這么清楚。
        陳浩伸手來牽她,樓堯堯厭惡的甩開,徑自往車邊走。
        陳浩臉上一僵,很快又恢復了笑容,走到車邊,體貼的幫她打開車門。
        等樓堯堯坐進去了,陳浩才回到駕駛席,啟動了車子。
        樓堯堯看著窗外發呆,期間陳浩一直用反光鏡看她的神色。
        樓堯堯被看得不耐煩了,回過頭來,冷笑著說道:“陳浩,你很恨我吧?”
        “堯堯,說什么傻話呢?!背潞撲坪鹺芫嚷ヒ⒁⒒嵴餉此?,他的臉上滿是驚訝,側過頭來看她的眼神卻是略帶點無奈的溫柔,那眼神就跟所有對任性的女朋友無可奈何的男人的眼神,一模一樣。
        樓堯堯卻沒有被他迷惑,而是自顧自的說道:“你怎么可能不恨我,我殺死了你愛的女人,殺死了你的孩子,你怎么可能不恨我呢?!?br />    陳浩皺起了眉,不悅的說道:“樓堯堯,你胡說什么呢!”
        “我胡說?你很清楚不是嗎?當時我們三個人都在場,樓清清是怎么死的,你會不知道?誤殺樓清清的是我,不是秦摯?!甭ヒ⒁⒁還贍緣陌顏廡┗八黨隼?,然后又拋出一個地雷:“我要去自首?!?br />    這段時間她一直渾渾噩噩的,然而在監獄哭了一場,她的腦子意外的變得非常清醒,她不能讓秦摯為她頂罪,秦摯現在三十二歲了,這正是一個男人的巔峰期,然而卻要在牢里待十年,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十年后就等于另一個世界,那時候,什么都晚了。
        她雖然很自私,但也不能讓秦摯因為她,而葬送一輩子,他該有更好的生活。
        陳浩似乎被樓堯堯說的話嚇到,震驚的看著她半天也說不出話來,他認真的看她,發現她的神色無比認真,不似作偽,他眼里閃過一絲怒火,但很快被壓下,他用一貫的溫柔嗓音說道:“堯堯,我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這個時候,別說這種傻話了,我跟你說過了,我跟樓清清真的沒什么的?!?br />    “不會有婚禮了?!倍雜誄潞頻乃蕩?,樓堯堯根本懶得理會,她嘲諷的說道:“很高興吧,你終于要擺脫我了!”
        陳浩似乎被她的話激怒了,一臉深情和受傷的說道:“樓堯堯,到底要怎么樣,你才會相信我的真心?”
        樓堯堯簡直惡心得想吐,就在不久前,她因為和樓清清的爭執,錯手殺了樓清清,以及樓清清肚子里的孩子,一尸兩命,然而現在,這個男人居然對殺了自己孩子的兇手說真心?
        樓堯堯突然覺得樓清清很可悲,她們這對同父異母的姐妹居然為著這么一個惡心至極的男人,爭搶了十幾年?
        樓清清啊樓清清,你要是看到這個男人現在的嘴臉,是不是要從墳墓里爬出來?
        恐怕……陳浩根本沒有愛過樓清清吧?
        越想越惡心,樓堯堯一刻也不想看到這個男人的臉:“停車!”
        陳浩怎么可能停車,依然一臉苦大仇深的看著她:“堯堯,我知道你跟秦摯感情一直很好,甚至好得讓我嫉妒,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去為秦摯頂罪,我這么愛你,你把我置于何處?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尼瑪!樓堯堯目瞪口呆,她早該發現的,這個男人,根本就是腦子有問題??!
        “別再說了,你讓我覺得惡心!我簡直就是腦袋進水了,當初才會喜歡上你這樣的人!”樓堯堯簡直要氣炸了,她厭惡的看著陳浩:“我再說一次,停車!”
        陳浩當然不會停車,那張白皙的俊臉扭成一團,表情痛苦得就差流眼淚了:“堯堯……”
        看到陳浩這幅嘴臉,樓堯堯都要崩潰了:“拜托你別再說話了,你一張口,我就想吐!”
        陳浩似乎被她直白的話惡心到了,甚至忘記了偽裝,瞪大眼睛臉色僵硬的看著她,一直聽聞樓堯堯心思歹毒,說話惡毒,但之前因為樓堯堯喜歡他,自然不會在他面前說臟話,直到現在才發現,這個女人真的是有一張奇臭無比的嘴。
        樓堯堯這人,喜歡你的時候,能把你捧到天上,討厭你的時候,更是絲毫不加掩飾,是一個直白到沒有腦子的女人!
        如果她足夠聰明,就不會在這個時候,撕破臉皮,如果她足夠聰明,足夠隱忍,也不會……
        兩人僵持著,樓堯堯都懶得去看他一眼,陳浩用力吸了幾口氣,好不容易才平復了情緒,他轉過頭,剛想繼續秀深情,卻聽見喇叭聲和急促的剎車聲。
        前面山道拐角處,一輛載重車迎面開來。
        在鋼筋直沖腦門而來的那一刻,時間似乎停止了,樓堯堯短暫的二十七年人生走馬光華的在眼前掠過,腦子里莫名的浮現這么一個念頭:這是一個很可悲的童話故事,它的結局無比詭異,灰姑娘女主意外的被惡毒女配捅死了,然后薄情寡義的王子男主和心思歹毒的女配在即將過上和諧幸福的美好生活時,卻意外的被車撞死了,且死無全尸!這真是一個狗血的童話故事!
        在閉上眼睛之前,樓堯堯又不甘又遺憾的想到:可憐的秦摯,看來你得等我等到下輩子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股票日k线怎么突然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彩票走势图上海11选分布 山西快乐10分钟 海南体彩环岛赛电脑板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广东快乐10分过滤软件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上海快三中奖规则 上海11选五4月3号 福建快三开奖20190811031 七星彩透开奖结果今天晚 排3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青海11选5前3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