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莫歆的掌法 作者:夜月業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2-12-31
  •     且說臺上的李文龍,剛一上臺便對著他的對手陸平道:“嘿,你就是陸平?”
        “正是?閣下便是三才之一的李文龍吧?”陸平包拳一禮道。抽到三大才子之一的李文龍,陸平運氣可以說是差到了極點。整個峰凌國,誰不知道峰凌三才的修為,如果遇上他,勝利的幾率便是微之又微了??稍趺此鄧幸燦械匭仔尬?,雖然比不上李文龍,但他也不想不打就認輸,因此,硬著頭皮上臺來。
        “正是。陸平,我看我們還是不要比了,本公子不想與你動手。以你的修為,還不配當本公子的對手。你還是下臺去吧?!崩釵牧渙晨褳?。
        “既然來了,就要分個高低,豈有不戰便退的道理。李文龍,開始吧。讓我看看你這個天才是不是浪得虛名?!甭狡降?。其實,抽到對手李文龍,他已經很夠倒霉了,他可不想再聽到李文龍說更難聽的話,因此,最點動手便早上下臺,免得被侮辱。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兩人沒說不上幾句便開始動手了。
        李文龍地玄八階,對上地玄三階的陸平,不用看都知道結局是什么?;姑揮幸豢討?,陸平便被李文龍一掌轟下臺去,連武技都來不及使。雖然心有不甘,但可陸平知道,就算自己使用武技,也不見得能討到便宜,說不定還會惹來一身傷。因此,被李文龍一掌轟下臺后,便明智的選擇認輸,再也不上來會武臺,而李文龍也輕松的進入了下一輪。
        當金蓮花才一走到臺上,李文龍卻已經結束了。這種迅速還真不是一般人可比,凌峰三才果然名不虛傳。
        看到李文龍三下兩下便將陸平轟下臺去,臺上的夜心心驚不已。心中暗暗慶幸自己沒有遇到李文龍,不然下場也會和陸平一樣。
        雖然聽說過金蓮花的名字,也知道她是峰凌又杰之一,可對于夜心來說,只要不遇上三才之中的任何一個,自己都有希望進入下一輪。再說,金蓮花是位女子,就算修為再怎么強也不見得強得過自己,因此,面對金蓮花,他并沒有那么大的壓力,整個人反而信心倍增。
        見李文龍都獲勝走下臺去了,金蓮花才走上臺來,夜心心中便不悅道:“我說金小姐,你的速度也太慢了些吧,你看看人家李文龍,都結束下臺去了。我們也快些開始吧,不然站著會讓別人笑話的?!?br />    話說金蓮花,臺下聽了妹妹的話,再看看眼前略顯不耐煩的夜心,金蓮花便微微一禮道:“既然夜公子如此心急,那蓮花也不多說,請出招吧?!彼底?,便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見金蓮花如此爽快,夜心便禮貌的回了一禮才道:“金姑娘,在下可要出招了,你可小心?!彼底瘧閽似誘浦北冀鵒ǘ?,一開始便是一陣猛攻。
        雖然說夜心修為已達地玄三階,可是要對上金蓮花并沒有討到便宜,原以為一陣猛攻下來,金蓮花應該招架不住才對,結果自己的攻勢不但沒有壓下金蓮花,反倒將自己弄得滿頭大汗。反觀金蓮花,臉不紅,心不跳,氣定情閑,似乎不曾動過手一般。
        看著夜心喘個不傳金蓮花便道:“夜公子,還來嗎?再來小女子可要出招了?!?br />    “什么?你還沒出招呀!金小姐,你修為到底有多高呀!”夜心一臉驚愕。
        微微一笑,金蓮花便道:“比你的地玄三階要高一點,剛剛我只是熱身而已。如果夜公子還想繼續,那小女子只好現丑了?!?br />    我的媽呀,我都累得半死了,還你才熱完身,我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呀!看來這一輪我注定被淘汰了,真看不出她一女子居然有這么高的修為。罷了,我還是乖乖下臺去吧,她已經給足自己面子了,自己再糾纏下去,說不定她一怒之下將自己打下臺,那就丟臉丟大了。想到這些,夜心對評委那邊喊道:“我認輸?!彼凳匚?,便包拳一道:“金小姐,多謝你手下留情,我輸了?!?br />    回了一禮,金蓮花便道:“夜公子,承讓?!?br />    就這樣,金蓮花也獲得勝利,順利進入下一輪。
        看到姐姐勝了,莫歆只是微微一笑,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奮。因為她知道,以姐姐的修為,一但遇上李文龍他們便必敗無疑。莫歆雖然這么想,可明兒和月兒并不這么認為,見那夜心退下臺去,但一齊歡呼起來。三年會武,女子參賽者原本就少,可沒想到金蓮花卻獲勝了,這是很少出現過的事,因此,百姓區的所有女子都約而同的歡呼起來。
        金蓮花取勝后,便有不斷有的選手上臺比試,三十二組一共長了三十組,修為弱的,不是認輸便是被打下臺去,而有些實力相近的也是打了好半天才分出了勝負。這三十姐人一比,足足花了兩個時辰的。
        雖然比了兩個時辰,可臺下的百姓始終熱情高漲,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就在小太監第十六次上臺念完選手的名字后,百姓區里便像炸開了禍,紛紛不停的夜議論起來。似乎莫歆這個峰凌國第一‘廢柴’的名氣要比天才李文龍他們幾人要高得多。因此,聽到莫歆要出場他們十分激動。
        而聽到臺上念到小姐的名字,月兒便一臉激動道:“小姐,您準備好了嗎?該到您上場了?!?br />    “妹妹,該到你了。你可有把握勝那蒙天恩?”金蓮花一臉關切道。自從回來到現在,妹妹始終不敢透露她的修為,金蓮花也不清楚她的修為到底達到什么樣的程度,因此在她上臺前不免關心的問上一問。
        自信一笑,莫歆便道:“姐姐,你就放心吧,蒙天因的修為還及和你比試的夜心的,你不用擔心。你跟明兒月兒稍等,我很快便回來?!彼低甌懵醪較蚧崳涮ㄗ呷?。
        一個人的成名,要不就是最好,要么最差,而之前的莫歆便是后者。也就是因為她這么有‘名’所以很多人都認識她。因此,她到要上臺,都很自覺的給她讓路。
        見莫歆上臺,評委區這邊,丞相李德便笑了笑道:“大將軍,你這個女義才人玄三階的修為,你還讓她參加會武,你就不怕她輸嗎?”
        知道李德這話的用意,金大將軍便笑道:“丞相大人,小孩子就應該讓她多歷練歷練,如果不讓她見識一下世面,她又怎么知道自己與他人的差距呢?”
        “大將軍說的不錯,小孩子就應該多些磨煉才有進步?;⒏肝奕?,相信這一點,令千金定能取勝?!蹦廄逋蝗徊遄斕?。
        “取勝?木清師傅,你這是偏見,以你的修為應該可以看出蒙天恩的修為是地玄二階吧?你再看看莫歆那丫頭,只不過是人玄三階,你就怎么敢斷定她一定能取勝?”丞相李德笑道??尚鬧腥幢墑擁潰喝∈?,就莫歆那賤丫頭!
        微微一笑,木清便道:“丞相大人,你就那么肯定莫歆的不能取勝嗎?難道不會有奇跡出現?”
        “奇跡?”微微一笑,李德便道:“本相只相信現實,相信自己的眼睛。除非莫歆將蒙天恩給打倒,不然,本相不信?!?br />    看了一眼丞相李德,木清嘴角微微一揚,一臉自信道:“丞相,讓我們拭目以待奇跡出現吧?!彼低?,便望目光移到會武臺上,不再理會李德。
        在眾人千呼萬喝聲中,第一‘廢柴’莫歆緩緩的走上了會武臺。
        看到莫歆走上會武臺,百官區里,文龍龍的二叔本李琳便問道:“文龍,此女就上那個廢柴莫歆?”
        “正是?”坐在一旁的李文龍藏恭恭敬敬的道。W W W.H U N H U N.N E T //
        “看她的修為才人玄三階,怎么能可能敗你,憑她這點修為還敢上會武臺,真不知天高地厚?!崩盍詹恍嫉?。
        “二叔,你可別小瞧她,雖然她的修為不怎么樣,但她有一套掌法十分利害,當初她雖然服用丹藥,可憑地玄五階的修為便將侄兒我退無可退,如果不用武技,侄兒沒有任何把握能勝得了她!”李文龍道。雖然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地玄八階,可想到莫歆那套詭異的掌法,他還是沒有半點勝算。
        聽了李文龍的話,李并也開口道:“二哥,文龍說的確實不錯,莫歆那丫頭那套掌法確實不錯,上交我試探她的修為是也發現了,如果不是我的修為比她高得太多,我還真無法找到那套掌法的破綻!”
        “既然有這樣的事?你們可曾打聽到莫歆那丫頭的掌是跟何人所學?”李琳問道。
        “這個我們已經查過了,好像沒有人教過她修煉,她的修為好像是一夜之間有的,這丫頭,怪異得很!”李并回道。
        聽了三弟的話,李琳便帶著好奇道:“既然如此,那我倒要好好看看這丫頭的掌法到底有何玄妙?!?br />    再說另一邊的遲家,看到莫歆不急不燥,淡定自若地走上會武臺,白袍少年遲緣,嘴角微微一揚,一絲淺淺的笑容便浮現在他那俊美絕倫的臉上。這么長時間的訓練,她已經懂得怎么樣收斂自己的信息,她成熟了,自己也放心了!
        遲緣雖然這么想,可看剛看到莫歆上臺時,坐在她旁邊的女子柳眉微微一動,眼中滿是疑惑,隨即偷偷望了一眼遲緣,又望了望臺上的莫歆,頓時恍然大悟。
        且說臺上的蒙天恩,雖然只有地玄二階的修為,可抽簽的時候讓他抽到了莫歆,心中十分高興。因為,眾人都知道,莫歆這個三小姐是公認‘廢柴’,如果連她都打不過,那自己就更‘廢柴’了。因此,會武臺上一傳出自己的名字,蒙天恩便早早的登上臺去,迫不急待的要與莫歆動手,好早些進入下一輪。
        然而,走上了會武臺的另外兩位,卻像是有世仇一般,才一上臺,二話不說便開始動手了。兩人實力相當,打得是難解難分。
        見莫歆上臺來,蒙天恩便笑道:“莫小姐,他們已經開始了,我們也快些吧?!?br />    看著滿面春風,志在必得的蒙天恩,莫歆微微一笑道:“蒙公子,你這么急做什么?早些動手對你沒好處?”
        “有何不好?”蒙天恩一愣。
        “你難道不想在會武臺上多停留一會嗎?”莫歆淡淡的道。
        “莫小姐此話何解?”
        “我怕動手早了,你就再也沒有機再站在會武臺上了?!蹦Φ?。
        明白了莫歆的意思,蒙天便道:“是嗎?你就這么自信留在臺上的人是你嗎?”
        “如若不信我們就試試?!蹦У?。
        “那我們就手下見真章吧!”蒙天恩說完,便擺開架式就要動手。
        見此,莫歆便道:“蒙天恩,我給你三十招的機會,希望你好好把握這三十招。三十招一過,你就沒有任何機會了。記住,只有三十招?!?br />    看到莫歆如此狂,蒙天恩便不悅道:“哼,休得狂言,想要我離開會武臺,那就拿出你本事來?!彼底瘧閽似鸚誘浦鄙?。
        看著蒙天轉運起護體玄氣向進攻,莫歆微微一笑莫歆并沒有運用玄氣,雙手握拳便這樣沖了過去。
        見莫歆沒有運用玄氣而是有最基本的肉拳與蒙天恩過招,眾人皆是一驚訝,不知道這位三小姐是腦子進水了,還是存心找敗。評委區里的五大高手也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唯有百官區里邊的遲緣一臉微笑的坐在那,似乎早就知道莫歆會這么做一般。
        發現莫歆沒用玄氣,蒙天恩也是一愣,但想到自己是來參加會武的,目的就是要打敗對手,因此拋開心中所想,一招一式向莫歆發起進攻。
        以肉拳與氣玄相拼,這無疑是找死,這一點莫歆并不是不知道這一點,只是她自信,以遲緣教她的身法和掌法,足夠就會蒙天恩了。如果不敵,自己再運玄氣也不遲。反正前三十招就當做熱身。因此,她沒有動用玄氣,而是以自己靈敏的身法見招拆招。
        看著臺上的莫歆與蒙天恩的交戰,李琳眉頭緊索道:“咦,莫歆那丫頭的掌法有點怪!”
        “怪?怪在何處?”李并一臉好奇道。而李家上下也是不約而同的望向這李琳。
        “她的掌法有點怪,沒有章法,好像是渾然天成。我一時間也無法找出破綻!我活了五十歲,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掌法?!崩盍仗鏡?,心中十分佩服創出這套掌法之人。
        “掌法雖好,但畢竟修為不足,我看最后還是蒙天恩取勝?!崩釵牧?。雖然自己也曾在莫歆這套神秘的掌法上吃虧,可他知道,只要修為足夠高便可以壓抑她施展不出此掌法。蒙天恩展現的是地玄二階的修為,比莫歆高出八階,如此大的差距,要取勝并不困難。
        看了李文龍一眼,李琳便道:“那倒未必,雖然莫歆那丫頭現在看現來也就人玄三階的修為,但我覺得她的修為應該不僅是就么點。我總覺得她好像保存著實力。我們眼前看到的只是一個假像?!?br />    “假像?不會吧?壓抑自己身的修為保存實力,這可是聞所未聞呀!”李并一臉驚訝。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那天逼她的時候,她應該會為了自保了展現自己的全部實力才對呀!
        “這個難說,想要知道是否有這樣的一種方法,這得問問莫歆背后那具神秘高手?!崩盍盞?。
        “神秘高手?”李文龍等皆是一愣。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莫歆那丫頭背后一定有一位神秘的高手在教她,而這個人絕對不是金盛,更不是莫陽。極有可能是峰凌國的幾位天玄高手中的其中一位?!崩盍輾治齙?。
        聽了李琳這話,在場的眾人個個目瞪口呆,而坐在李文龍他們不遠處的遲緣卻將他們的話清清楚楚的聽在耳里,心里卻偷偷在笑,論誰也沒有想到,莫歆這位第一‘廢柴’的修為是被眾人稱為第二‘廢柴’他教出來的。
        且說臺上的莫歆,與蒙天恩打了好一會,虛晃一掌便拉開了兩丈距離微微一笑道:“蒙天恩,已經二十九招了,你再不拿出你的本事,那本小姐可就要出手了?!?br />    聽了莫歆的話,蒙天恩心中駭然。媽呀,她哪里是第一‘廢柴’真她娘的是個天才,沒動用玄氣就能與自己打個平手。已經二十九招了,打了二十九招,自己卻她的衣裳都沒有碰到,真不知道她是人還是鬼。不行,再這樣打下去,就算打不非得把自己累死。想到這,蒙天恩牙齒一咬,急忙將自己的修為提到極限,大喝一聲便準備使用武技。
        武技是玄者最強的攻擊,往一般情況下,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使用武技的,如今拳腳已經無法取勝,蒙天恩只好運用自己的武技化影掌。
        且看蒙天恩,武技一心一意的催動武技,準備與莫歆比上一比。然而,他的化影掌剛一形成,還沒有等他的武技發出去,便感到一股龐大的力量批頭蓋頂的壓了下來。感到這股壓力,蒙天恩猛然抬頭往上望去,正一只一丈大小的紫色巨掌正往頭頂上壓了下來。而這只一丈巨掌,居然是莫歆這位第一‘廢柴’發出來的。
        感覺到這一掌的威力,蒙天恩不敢大意,急忙將準備好的武技往上一頂,打算將莫歆的巨掌揮頂住。
        雖然說武技是玄者最強攻擊,而蒙天恩,地玄二階的身賺紫、藍兩色玄氣,照理說頂住或者轟開莫歆的巨掌是輕而易舉的事,可蒙天恩的這化影掌,地玄初階武技卻抵不莫歆歆那人玄三階的一掌,整個人硬生生的被壓跪在地上。
        與人玄三階的修為硬生生的將在地玄二階的蒙天恩強行壓跪在了地主,莫歆這一招將在場修煉的人都心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就連評委區的那些準評委們都嚇了一大跳,紛紛用怪異的目光望著臺上的莫歆,臉上皆是迷茫。
        低級玄者力高高級玄者,此類事跡不是沒有,但是像莫歆這樣,壓下比自己高八階的蒙天恩,這真是史無僅有。其實,在場的近十萬人,除了白袍少年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外,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
        因為莫歆修煉了幻玄決,雖然看她使用的玄氣只有人玄三階,可真正施展出來的實力是有地玄三階,所以,蒙天恩自然而然就被壓跪在地上。
        而百姓區內的金蓮花、明兒、月兒皆是被莫歆的讓它一招驚得是目瞪口呆。
        感覺到莫歆那巨掌的壓力越來越大,蒙天恩冷汗直流,整個身氣被強大氣勁壓得快要喘不過氣來,急忙喊道:“莫小姐我,我認輸?!?br />    見蒙天恩認輸,莫歆微微一笑頓時收起玄氣,眨眼的功夫,一切便恢復正常,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打斗的痕跡。而被莫歆壓制的蒙天恩,突然感覺壓力一松,頓時覺得渾身無力,就這樣癱坐在地上。
        好一會才聽蒙天恩道:“莫小姐,冒昧的問一句,你的修為到底有多高!”
        看了一眼蒙天恩,莫歆笑了笑道:“蒙公子,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修為有多高??贍蓯塹匭?,或者是四階,甚至更高一些?!?br />    聽了莫歆這句,蒙天恩才恍然大悟,她的修為遠在自己之上,難怪她剛才說自己只有三十招的機會,看來是自己太小看她了。幸好她沒要把自己轟下抬去,不然自己免不了一身傷,想到這些,蒙天恩便掙扎了一下才爬起來,恭敬的行了一禮道:“多謝莫小姐手下留情,在下輸得心服口服,姑娘,你喝打敗了我,比我修為高的人甚多,還望莫小姐多加小心?!?br />    微微一笑,莫歆便道:“多謝蒙公子的提醒,莫歆記下了。好了,勝負已分,我們是不是該將場地讓給其他人了?”
        聽了莫歆的話,蒙天恩臉微微一紅,隨即道:“姑娘說的是,后會有期?!彼低甌闋磣呦綠ㄈ?。而莫歆擊敗蒙天恩這一結果,評委區驚訝一片,這全國公認的‘廢柴’,居然能贏?這個原本連七歲小孩都打不過的人,居然一夜之間變得那么厲害,什么叫“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當莫歆走下臺去,眾評委才意識到這一場比試已經結束。、
        這時便聽文斌一臉好奇道:“大將軍,令千金的修為好生奇怪,人玄三階便可將一位實打實的地玄二階給打敗。文斌不解,還望大將軍指點迷津?!比誦妝憧紗虬艿匭?,那要是地玄階二階,那不是要打敗武玄一階了嗎?天呀,她到底是怎么修煉了,怎么這么奇怪?
        見四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金盛笑了笑道:“這是我女兒的秘密,所以這事我不便告知幾位,還望怒罪?!?br />    “大將軍,令千金不會是服了某種丹藥了吧?”丞相李德一臉疑惑道。
        “丞相大人,如果不相信我女兒的修為,大可以去試試。兩月前,如果不是你兒子和莫彩蝶咄咄逼人,我女兒會服用丹藥嗎?難不在就許你兒子修為高,不讓我女兒有進步?”金大將軍反問道。
        看他們兩人就要吵起來,木清急忙插嘴道:“丞相大人,莫要感覺意外,其他,莫歆只是隱藏了她的實力罷了。之前我試過她的修為了,至少地玄五階,她能打敗蒙天恩,這是要情理之中?!?br />    “你試過她的修為?木清師傅,話不可錯講,你可是評委,莫要徇私?!崩畹綠嶁訓?。
        “丞相大人,可曾記得莫歆、金蓮花、莫彩蝶、風清蘭四人來交小木牌時我對她說過什么話?”木清問道。
        木清這么一問,李德頓時陷入了疑惑。這時,便聽文斌道:“我記得當時木師傅好像說過‘智者決勝千里’?!?br />    “沒錯,當時我很好奇莫歆才人玄三階的修為怎么敢來參加三年會武。因此我偷偷試了一下她的修為。這才發現她是隱藏了實力,我大至估計應該是地玄五階,可具體有多高,也只有她本人才知道?!蹦廄宓?。
        聽到木清師傅如此說,金盛急忙道:“木清師傅,原來你還有這一手呀,佩服,佩服?!逼涫?,如果木清不說,他還不知道自己這個義女還有這么高的修為。只是為了讓李德那老頭不再找莫歆的麻煩,這才順著木清師傅鋪的路接下這樣的一句。
        “大將軍,令千金如此年紀便有如此修為和智慧,真可喜可賀,此女并非池中物,他日必成大器?!蹦廄逶薜?。
        “多謝木清師傅的美贊,但愿小女不辜負木清師傅期望?!貝蠼嗆塹牡?。
        “好了幾位大人,第一輪會武已結束,我們也該向我皇上稟報一下,也好快些準備下一輪才是?!蔽謀蠹泵μ嶁訓?。
        一連三天下來,原來六十四人只剩下八人,這八人分別是:李文龍、莫問天、遲天、莫彩蝶、風清蘭、趙連城、莫歆、金蓮花。李文龍、遲天、莫部天這三人是公認峰凌三才,能夠進入八強,是情理之中的事,可令眾人驚訝的是這局參加會武的四位女子居然全都進入了八強賽。
        然而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一直都被我稱為第一‘廢柴’的莫家三小姐莫歆居然也能進入八強。這樣的結束使得眾人對這位第一‘廢柴’莫歆刮目相看。
        接下來的比賽將會耗費更大的精力,對手的實力也越來越強,當然要好好休息,做好一切準備,才能在比賽中保住自己的小命,或者更貪心一點,站在冠軍領獎臺上,哈哈哈哈,不知道這個時代最后的頒獎儀式會不會像奧運會那樣,弄個高低不一樣的臺子,高層領導們給冠亞季軍頒發獎牌啊,想著自己站在領獎臺上,手拿金牌的樣子,莫歆不由暗笑了起來。
        “笑什么呢?”金蓮花用手拐了一下莫歆,看著她莫名的傻笑,真擔心自己這妹妹是不是在什么時候被打到腦子了。
        “沒什么,就是想著我這個‘廢柴’進入八強,那些輸掉的腐朽的家伙會不會在家里氣的吹胡子瞪眼睛?”莫歆一邊笑一邊說,還沒說完自己就笑得前仰后合了。
        金蓮花聽了,也捂嘴笑起來,“真是服了你了,連續打了三天了,你不累???還有精力去想這些!走了,今天的會武已經結束了,難不成你還要對個會武臺犯傻嗎?”
        回過神來,莫歆才發現,原來現場早已人去樓空,就只剩下她們四個人。尷尬一笑,莫歆道:“喲——看來我今天有些興奮過度了。姐姐我們快些回去吧,不然爹爹又要著急了?!彼底瘧閫熳漚鵒ㄍ依鎰呷?。
        且說莫歆、金蓮還有兩丫鬟,離開了會武場便往家里走??苫姑壞人撬母黿?,一聲音便若有若無的傳來:“莫歆小姑娘,可否留步,大娘有幾些話想與你談談?”
        聽到這聽聲音,莫歆微微一愣,急忙停下腳步向四處望去,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在叫自己??煽戳撕靡換岫疾輝⑾炙鬧艸慫撬娜送饣褂釁淥?。
        發現她突然停下腳步,一臉警惕的望四周,有種如臨大敵之感,這突如其來的反應令金蓮花一愣,隨即問道:“妹妹,你這是怎么了?”
        “姐姐,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莫歆一臉疑惑道。
        “叫你?沒有呀?這里就只有我們四人,哪有誰會叫你呀?明兒,是你嗎?還是月兒?”金蓮花問道。
        聽到這話,明兒和月兒急忙搖搖頭,都說自己沒有聽有人叫她。
        “難道是我的錯覺嗎?不可能呀?我剛才明明聽見有位女子叫我呀?”莫歆重復道。
        聽小姐如此說,月兒頓時覺得毛骨悚然,聲顫顫的道:“小——小姐,你不要嚇我,這還是大白天的,應該不會有叫在鬼吧?”
        看到月兒害怕,莫歆便道:“好啦,這世界哪來的鬼呀,可能是我的錯覺。走吧,我們快些回去?!彼底瘧懵醪酵?。
        然而,還沒走出幾步,又聽那若有若無的聲音道:“莫歆小姑娘別急著走呀,難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誰?找你有什么事嗎?”
        這回,莫歆可是聽得清清楚楚了,這并不是幻覺,可是一個真實的聲音。確實了是有人叫自己,莫歆便停下身來,一臉警惕道:“前輩是何人,既然來了,為何不肯現身,躲躲藏藏的,到底有何目的?”
        聽到莫歆突然這么說,金蓮花和兩丫鬟皆是一臉警惕。因為她們知道,莫歆這話可不是無緣無故說的,想必四周一個隱藏著這樣的一個人,因此三人皆是全神戒備,生怕有人突然偷襲。
        這時,又聽那聲音若有若無傳道:“莫歆姑娘,我沒有傷害你的意思,只是有件事想與你談談。放心,我用的是千里隔音,你姐姐和兩個丫鬟是聽不到的。我之所以不現身,自然有我的道理。不知道姑娘可否有膽量與我一談?”
        聽到這,莫歆便道:“要談不是不可以,只是前輩至少讓晚輩知道您是誰吧?如果您是有心要害晚輩,那晚輩不是自尋死路?”
        “小姑娘,如若我要害你,你覺得你能逃得掉嗎?你連都找不到,你要如何妨備我的偷襲呢?”那聲音又傳道。
        知道來的是位高手,而且還是自己目前無法逾越的高手,如果自己不留下來與她談談,要是她生氣了,對姐姐不利,那就麻煩了。想到姐姐的安危,莫歆便道:“姐姐,你和明兒、月兒先回去,我還有點事,晚些再回?!?br />    聽見她莫明其妙的喊,又自言自語著很古怪的話,金蓮花和兩丫鬟很是驚訝,如今她要她們先回去,其中一定大有文章。意識到這點,金蓮花便道:“妹妹,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沒事的姐姐,你們先回去,我隨后就來?!蹦Ъ泵Φ?。
        “真的沒事?”金蓮花很是奇怪的望著她,臉上寫滿疑惑。今天在會武臺下傻笑了半天,而現在又莫明其妙的不知道和誰說話,這種種的行為真讓人難以理解。
        知道姐姐關心自己,莫歆便道:“姐姐,您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先回去吧,我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明天的會武要怎么打。你應該知道明天都是高手,如果不做好準備,恐怕我明日便不能再站在會武臺上了?!?br />    聽了她的話,金蓮花便覺得有道理。當了這么多年的第一‘廢柴’,如今有機會證明自己,她豈能會半途而廢。再說明天極有可能遇上峰凌三才的任何一位,如果不好好做準備,她是幾敗無疑的。想到這些,金蓮花便道:“那好吧,我們就先回去。你自己小心,記得不要跑太遠,早點回來,爹爹還在家等你的?!?br />    聽了姐姐的話,莫歆便笑道:“放心吧姐姐,我會照顧好自己的?!?br />    見她還能一臉燦爛的笑,金蓮花便放心的帶著兩丫鬟先回去了。
        看著她們三人消失在城門口,莫歆便背起雙手,一臉淡漠的道:“前輩,我姐姐已經走了,您是不是可以現身了?”
        聽了莫歆的話,那聲音又傳道:“不錯,小姑娘夠膽識,這里說話不方便,我們到前邊的樹林里說?!彼幕案找凰低?,莫歆便發現自己前兩丈外似乎有一個腳步聲往漸漸的遠去。知道是說話的那位前輩引跑,莫歆不敢待慢,急忙尋著腳步聲跟了過去。
        跟著腳步聲一直向前走,不知不覺中,莫歆便鉆進了一片小樹林里。
        正當她剛一走進小樹林,那腳步聲突然消失,眼前突然一閃,一個藍色的背影便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正當莫歆疑惑這女子是怎么出現時,便見那女子緩緩地回頭,很快一張絕世的臉龐便印入她的眼眸。
        看到這女子,莫歆不由驚嘆道:“哇,好美?!?br />    見莫歆驚訝,那人笑了笑便道:“小姑娘,用這樣的方式回你來,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呃——不敢不敢,原來是位姐姐,剛剛誤以為是哪位老前輩,還望這位姐姐怒罪?!蹦Ъ泵ε飫?。眼前這女子看年紀也只有二十四五歲,自己剛剛叫她前輩,雖然把人家老叫了。女人最討厭別人說她老,所以,莫歆急忙道歉,以免惹她生氣。
        微微一笑,那女子便道:“小姑娘,其實,我們在會武上見過,你是否還有印象?”
        聽到這女子的話,莫歆一愣,急忙回憶這幾日會武的情形??此哪抗庠俅斡齙僥橋擁囊律咽?,突然想到白袍少年身邊的好女子,頓時恍然大悟。
        發現莫歆眼中閃過的了然,那女子便問道:“小姑娘,你這身衣裳從何而來?”
        微微一愣,莫歆猶豫了一下便道:“是我爹叫一位師傅量身訂做的?!閉飪墑淺僭蹈透囊路?,如果她說了實話,那不就證明了自己和遲緣有關系了。為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和遲緣的關系,也為了自己不影響的姐姐的幸福,她還是選擇將這件事隱瞞。
        微微一笑,那女子便道:“小姑娘,你說謊。這件衣服明明是遲緣那小子送給你的,你怎么說是你爹爹叫人給你訂做的?”
        見這女子一言便道出這衣服的來歷,莫歆臉上一陣驚慌,可她知道,如果自己承認了,那就承認自己和遲緣的關系,這是萬萬不能的。為此,她急忙解釋道:“這位姐姐,這件衣服確實是我爹爹叫人訂做的,遲緣是誰?我可不認識,您可不能顛倒是非?!閉馀誘餳柑煒墑且恢弊誄僭瞪肀叩?,如果她是遲緣的妻子或者未婚妻,自己一時承認那就破壞了人家的幸福,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好說什么也不能承認。
        微微一笑,那女子便道:“小姑娘,你在擔心什么?”
        “姐姐此言差矣,我沒必要擔心一個不相干之人?!蹦б渙忱淠?。
        “是嗎?你可知道遲緣那小子剛剛被人所傷,現在已奄奄一息了,你難道不想去看他最后一眼?”那女子突然一臉嚴肅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