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沒必要 作者:永遠的黃昏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3-06
  •     第685章沒必要

        王文韻如此官方的短信,以級長的身份約談的自己,蘇晨內心有點惴惴然,自己好像也沒犯什么事呀!

        當蘇晨趕到了一號教學樓六樓的心理輔導室時,

        “你怎么在這?”蘇晨看到自己妹妹彭馨寧不在教室午休,居然跑到這里來了有點好奇。

        彭馨寧委屈巴巴地撅著嘴看了蘇晨一眼又低下頭去了。

        “來了,坐!”王文韻指了指她面前的椅子。

        蘇晨在彭馨寧的隔壁坐了下來,剛坐下,王文韻就把一張卷子遞到了蘇晨面前。

        “怎么啦?”蘇晨不解地接過試卷。

        “你自己看一下?!蓖蹺腦廈凰凳裁?,而是讓蘇晨自己看。

        彭馨寧抬起頭來看了蘇晨一眼又低下了頭。

        蘇晨拿起卷子看了起來。

        “閱讀題,文言文都做得挺好的,沒問題啊,還別說,馨寧你這字寫得不錯呀!”蘇晨還夸了一句彭馨寧。

        “看后面的作文?!蓖蹺腦咸嶁訓?。

        蘇晨聞言翻到了后面的作文,蘇晨先是看了一下作文題。

        “閱讀下面的材料,根據要求寫作。

        ‘民生在勤,勤則不匱’,勞動是財富的源泉,也是……請結合材料內容,面向本校(統稱“花城中學”)同學寫一篇演講稿,倡議大家“熱愛勞動,從我做起”,體現你的認識與思考,并提出希望與建議。要求:自擬標題,自選角度,確定立意;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泄露個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這是一篇材料作文,雖然是以演講稿的形式來寫的,但是主旨是不變的,依然是分析審察一則材料所表現出來的主旨、意圖和角度來寫文章,難度并不大,而且人家都很清楚地都告訴你以“熱愛勞動,從我做起”作為重點了。

        這種題目在蘇晨看來完全是送分的,只要不寫得太差,滿分不敢說,但是四五十分還是隨便拿的。

        蘇晨翻到作文格子的頁面,依然是彭馨寧的字跡,只是風格卻有點變化了,感覺有點像趕時間一樣,寫的都是行書了。

        “可以勞動,但沒必要!”

        這是彭馨寧的作文題目,蘇晨覺得這題目挺新穎的,反其道而行之。

        “親愛的花城中學的老師、同學們:

        大家上午好,今天我懷著十分平淡的心情在這里給大家進行演講,我的題目是《可以勞動,但沒必要》。

        我時常問我哥,你怎么那么多臟衣服都不洗呢?洗衣機就在那,也不用你怎么動。

        我哥說,我可以洗,但是沒必要啊,你看,一個洗衣機的容量是固定的,但是我每天的衣服才三件,這么一來就不劃算了,所以……

        通過我哥的話,舉一反三,我覺得我可以打掃房間,但是沒必要,因為我哥每周末都會請家政阿姨來打掃,我要是打掃了,家政阿姨就沒事做了。

        我可以勞動,但沒必要,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要收卷了,老師給點分?。。?!(????ω`??)”

        作文很短,從卷末的文字以及試卷開頭的閱讀理解到現在的作文,字跡從一開始的娟秀整潔到現在的龍飛鳳舞,蘇晨可以肯定這篇被稱之為作文的東西應該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作文的評分欄上不出意外的有個大大的零蛋。

        “怎么樣,現在知道為什么我叫你來了吧?”王文韻看著蘇晨問道。

        蘇晨茫然地搖搖頭,“不知道!這是她寫得關我什么事?”

        “她是你妹妹!”王文韻強調道,而且從文中的內容來看,還是蘇晨的行為對她產生了影響,才寫出了這種不符合三觀的題目來,所以王文韻覺得有必要糾正一下蘇晨。

        蘇晨看了一眼旁邊的彭馨寧,恰巧彭馨寧也在看蘇晨。

        “我沒有你這樣的妹妹~!”蘇晨很果斷。

        “呲~”彭馨寧朝蘇晨齜牙。

        “蘇晨你怎么能這樣呢?她的行為與思想是會受到身邊人的影響的,你應該好好反思你自己……”王文韻對著蘇晨就是一頓說教。

        “就是就是,我都是學我哥的!”彭馨寧附和道。

        “是表哥!”蘇晨糾正道。

        “表哥也是哥!”彭馨寧反駁。

        “你看你,和一個孩子置什么氣,你說你……”王文韻教育著蘇晨。

        “作文是她寫的,你為什么不教育她!”蘇晨很委屈。

        ……

        在心理輔導室待了將近半小時,蘇晨才和彭馨寧從里面出來。

        “哥哥哥哥……你等等我?!彼粘孔咴誶懊?,走得飛快,也不等彭馨寧。

        “滾,我沒有你這樣的妹妹!”無端端被人訓了一頓,蘇晨整個人都不好了。

        “哥,今晚我們去哪個酒店吃牛排呀?”彭馨寧問道。

        “吃個P,回家吃泡面!”蘇晨沒好氣道。

        “為什么?”彭馨寧鼓起嘴很不服。

        “還好意思問為什么?你看看你寫的那作文,什么玩意?還寫我,你怎么不寫土豆呢?”蘇晨覺得彭馨寧把自己不喜歡經常洗衣服的事情暴露出去了,有點不爽。

        “你怎么知道我沒有寫過土豆,再說了,你答應人家今晚吃牛排的?!迸碥澳止鏡?。

        “你作文考零蛋,還好意思吃牛排?”蘇晨沒好氣道。

        “那是我數學考得好,你答應我的,和作文有什么關系?!迸碥澳宦?。

        “嘿,你還好意思提作文,作文主題那么明顯給你寫了出來,你還能寫反來,你要是寫對題目了,保不準還給你一點同情分,你看你寫的什么?都離題了,還只有那么點字,剩下那么格子用來干嘛?用來做草稿嗎?”蘇晨想起那篇作文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不是我沒時間寫了嘛,我做到作文的時候就剩下兩分鐘交卷了,我一分鐘構思,一分鐘行文,我容易么我!”彭馨寧委屈道。

        “回去上課!”蘇晨丟下一句話,就甩開彭馨寧去運動場了,蘇晨下午有一節體育課要上。

        ……

        “等等”當晚上放學,蘇晨準備載彭馨寧回家吃泡面的時候,坐在副駕駛的彭馨寧卻是說道。

        “干嘛?”蘇晨不解。

        “來了!”彭馨寧指著正朝這邊走來的王文韻說道。

        “韻兄弟?她來干嘛?”蘇晨不解。

        “喔,我用了你的名義說你今晚要請她吃牛排賠罪?!迸碥澳檔?。

        “賠什么罪?”蘇晨不解。

        “你讓她教出了她人生之中的第一個零分作文學生,所以你很愧疚,想賠罪,就請她吃飯,她答應了,說讓你放學后在停車場等她!”彭馨寧狡猾一笑,這牛排她是吃定了。

        “你……”蘇晨好想揍一頓彭馨寧,但是韻兄弟已經走到車前了,蘇晨只能滿臉堆笑地下車給韻兄弟開門。

        “等了很久嗎?”王文韻問道。

        “沒有,也就幾個小時而已?!彼粘看蚩撕笞拿?,讓韻兄弟上車。

        “馨寧”王文韻也不理會蘇晨的調侃,而是和彭馨寧打起了招呼,彭馨寧也從副駕駛跑到了后座和王文韻一起坐,似乎兩人的關系還不賴,完全不像下午兩人訓話時的樣子。

        蘇晨感覺自己好像上當了,感覺好像就是她們兩人找個借口訓自己一頓,就是強調自己以后每天要洗衣服,蘇晨狐疑地看了一眼彭馨寧,感覺是她搗的鬼,不過現在也不是蘇晨計較這些的時候。

        蘇晨在導航上搜了一家酒店就開著車過去了,之前就說過要請韻兄弟吃飯了,但是一直沒機會,彭馨寧這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河北十一选五选号工具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广西11选5技巧 比较好的理财介绍 广西快三网址平台下载 秒速赛车pk10历史记录 内蒙古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重庆欢乐生肖官方网址 大牛网配资 吉林快3走势图一定牛 三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高手群pk10人工精准高手群 重庆时时彩软件公式 福彩20快乐十分20选八走势图 网上带人买五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