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都市言情-> 《大紅妝》-> 第五零六章 大寶小寶
第五零六章 大寶小寶 作者:姚穎怡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3-11
  •     沈彤曾聽蕭韌講過燕王屠村的事,她沒有想到一清道人竟然就是那個村子里的幸存之人。

        一清道人仇恨燕王。

        燕王如勢中天,一清道人不敢復仇。他不知從哪里得到消息,知道燕王的女人獨自南下,便趁機向一個懷孕女子下手。

        他想要一尸兩命,殺死女人是小,殺死燕王的兒子才是他的最終目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云七竟然是身懷武功的,云七有孕在身,仍然幸免于難。

        后來一清道人打聽到云七的住處,便又找上門來,他先是引了云七出去,接著親自抱走孩子,云七回來后發現孩子不見了,便再次出門尋找。只是這一次一清道人留在房子附近的人并沒有

        一清道人抱走孩子后,欣喜地打開襁褓查看,卻發現那竟然只是個女孩。

        他一怒之下,想把孩子掐死,可是想到了沈家太太也要臨盆,便心生一計,留下了這個孩子的性命。

        當然,如果那天被他偷去的不是沈彤,而是燕北郡王,他是決不會留下燕北郡王給沈家孩子當替身的。

        在一清道人看來,即使這個孩子是燕王的女兒,也只是一個小女子而已,將來沒用了隨便嫁人或者賣掉,再或者一刀殺了,便是永絕后患,讓她多活十年二十年,她又能如何?難道還能殺了自己嗎?笑話。

        可若是燕王的兒子,那是一天也不能多留的,留下就是禍患,必須立刻殺掉。

        只是一清道人萬萬沒有想到,是終他便是死在當年那個小女娃手里。

        云七四處尋找女兒,一天之后她聽人說起她住的那個村子里燒死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嬰兒,云七這才想起她出來的時候,丫鬟帶著小兒子出去吃奶還沒有回來,她猜到是一清道人讓人放火,連忙趕回來,卻一切晚矣。

        她沒有停留,強忍著悲痛繼續尋找另一個孩子。她雖然產后體弱,尚未復原,但是她自幼在草原長大,她有著與生俱來的追蹤能力,她找到了一清道人的蹤跡。

        一清道人沒想到這個女子竟然沒有被燒死,為了躲避,他假裝孩子已被扔下懸崖,云七趕到后,看到的就是掛在懸崖半腰樹枝上迎風招展的襁褓。

        “我的兒子死了,女兒被扔下了懸崖,于是我就到懸崖下面找啊找,我找遍每一道石縫,可還是沒有,我想她一定是被野獸叼走了,我要把叼走我女兒的野獸找到,開膛破肚......”

        云七大睜著眼睛,空洞地望著屋頂,似乎又回到那個深秋,她披頭散發,遍體鱗傷地走在山野里,她不知走了多久,更不知下一刻要去哪里,她早已迷失了方向,她不再講話,也漸漸忘記自己是誰,她被和尚們帶回古寺,成了寺里只會埋頭干活的啞娘子。

        直到多年之后,滅燈師太帶著她走在山谷里,看到死在山里的小動物,梵音聲中,她驀然清醒,中間的十幾年,于她只是一夢一醒之間,她以為這里還是那片山谷,那睛她迷失了自己的山谷。

        “我的孩子死了,我男人竟然也死了,他們都死了,只留下我一個人。我要給他們報仇,把那些害死他們的人全都殺死,我便去找他們?!?

        云七恢復了平靜,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是枕在沈彤的腿上。

        沈彤抱著她,聲音輕緩如風中呢喃:“您兒子沒有被燒死,丫鬟帶他去吃奶,回來時看到熊熊燃燒的大火,誤以為您和女兒都被燒死了。丫鬟知道是仇家追來了,她護著您的兒子逃走,后來被燕王府的人找到,無奈之下,丫鬟把他交給燕王府,您的兒子是在燕王府里長大,他會騎馬,會射箭,還很會討人喜歡?!?

        “您之所以在山崖下找不到女兒的尸骨,是因為一清道人根本沒有把她扔下去,而是把她送到一戶人家做了養女,給那家的兒子當替身,她在那家平安長到八歲,后來離開家,認識了很好多朋友,也認識了您?!?

        “阿娘,我就是您的女兒,聽說我找到了您,弟弟專程從燕北趕過來,您很快就能見到他了?!?

        沈彤低下頭,讓自己和云七面對面,她笑著說道:“您看,我的眉眼和您長得多像啊,弟弟也是,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我們是一家人?!?

        云七望著面前的小姑娘,散落的眸光漸漸凝聚,終于,她伸出手,放在沈彤的面頰上。

        少女的臉蛋嬌嫩柔軟,鮮活水靈,這是千真萬確存在的,是活人,不是她想像出來的幻影。

        “大寶......你真是大寶?”

        沈彤失笑:“我叫大寶?那弟弟叫啥?”

        “當然叫小寶了,招財進寶的寶,我認識的?!痹破吆莧險嫻廝?,“大寶生下來就很壯實,兩條小胖腿不停地蹬來蹬去,穩婆用布條子把她綁住,她動彈不得急得大哭,我就把她解開,她立刻不哭了,咧開小嘴沖我笑。小寶卻很弱,穩婆說他活不了,我差點把穩婆殺了。后來他真的活下來了,像只小貓子似的,不哭不鬧,比大寶乖巧,看著就讓人心疼?!?

        云七嘮嘮叼叼地說著她的兩個寶貝,其實她和他們也只在一起一個月,可是在云七心里,那似乎就是昨天,明明水靈靈的女兒就在眼前,可是她心心念念地卻還是自己的大寶和小寶。

        沈彤覺得云七可能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也無法把她和弟弟與大寶小寶聯系起來了。

        云七會給沈彤擋刀子,會關心她,不讓任何人欺負她,可是她還是她,大寶還是大寶。

        可是這些與曾經發生過的那一切相比又有什么呢?重要的是阿娘找到了,弟弟找到了,她們三個人都還活著,雖然每個人都經歷許多,但是千難萬險之后,她們還是團聚了。

        “阿娘,我們都活著,活著真好?!鄙蟯芍緣廝檔?。

        “周棹死了,我去燕北打開他的棺材看過,那具尸骨的確是他的,他真的死了?!痹破吆鋈凰檔?。

        好吧,沈彤無語......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