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鬼話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可白靈又何嘗愿意失去那些拼搏來的成果,成為一個可憐又窮困的農女?

        很想就這樣裝死下去,或許還有機會回到屬于她自己的世界……

        在白靈逃避的魂穿的事實之際,白老太太卻嗷的一聲朝白靈撲過來,狠狠的甩了一個耳光過來。

        “死丫頭,要死也等進了東家的門再死,敢耽誤老娘賺銀子,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快點給我起來,現在就走?!奔琢楸兆叛劬Σ凰禱?,白老太太火冒三丈,拽著白靈的手腕就要拖走。

        “決不能就這么被賣了。和爺爺學了十幾年的中醫,又是上市企業的玉石設計師,就不信會窮死在這山溝里,被一群極品欺辱?!卑琢檳?,努力的想要控制身體,好進行反抗。

        睜開沉重的眼簾,入目的是兩張神色全然不同的人。有原主的記憶在,白靈自是都認得。

        在跌落地上之前,白靈猛地睜開眼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咬在白老太太的手臂上。

        “??!”白老太太甩開手,疼的直呲牙,撩起袖子一看,已經沁出血絲來。

        “呸?!卑琢橥鋁艘豢誑謁?,這老太太真不是個干凈的主兒,咬的她滿嘴酸臭味。

        撐著身子往炕里頭挪了挪,留了安全距離后,白靈才抬起頭來,看向始終陰沉著臉的白大樹。

        “大伯,你就看著奶作嗎?”白靈開口說話,才發現嗓子疼的厲害,秀氣的眉頭不由得皺到一起。

        “天殺的,你說啥?”白老太太作勢要打白靈,卻被白靈冷冷的眼神嚇住了。

        倒不是白靈的眼神有多狠,而是原主軟弱,冷不丁的變得強硬,的確讓人接受無能。

        “我以為大伯是明白人,但今天才知道大伯也是糊涂的厲害?!?nbsp;白靈知道正主是誰,便詢問道:“大伯你真的確定,要逼我嫁給小東家嗎?”

        原主的大伯正坐在屋里唯一的凳子上,一身細棉布的袍子,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用銀簪子固定。

        這樣的裝扮在村子里絕對是頭一份,與三房這邊補丁的衣裳都穿不起,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只是一眼,白靈便對這個大伯厭惡的很,如此冷漠的看著自家兄弟被磋磨,還要來踩上一腳,絕對不是個好人。

        白大樹神色晦暗的看著白靈,自是注意到白靈脖子上的痕跡,卻是對這個第一個敢正視他,并且質問他的侄女心生不滿,臉色又深沉幾分。

        “呸!賤蹄子,咋和你大伯說話呢?白家養了你十幾年,眼下你被退了親,以后也尋不到好親事了,不嫁給小東家還能嫁給誰?”

        不待白大樹開口,白老太太呸了一口,粗糙的手指點著白靈的額頭,罵道:

        “老娘要你嫁,你就得給老娘嫁,要不老娘就把你們一家都趕出去,讓你們睡大道上去!”

        “奶不想大伯毀了前程,最好閉嘴?!卑琢槔淠目戳稅桌咸謊?,聲音雖然沙啞,卻有著攝人的寒氣。

        白老太太罵人的話,在白靈的眼神下咽了回去,忙看了眼白大樹,怕自己添亂了。

        “這門親事本輪不到你身上的,大伯也是看你家條件不好,這才想給你找個好姻緣?!卑狀笫饕桓筆┒髡叩目諼塹?,神色卻是不耐和陰狠。

        白靈嗤笑一聲,半點也不相信白大樹的鬼話。

        白老太太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在酒樓做掌柜,二兒子給地主家做小管事。

        因為這哥倆‘有本事’,有好事又不方便自家撈著的情況下,第一個會想到對方,絕不會輪到白三樹頭上。

        “這里沒有外人,大伯何必說這些虛話?要是大伯真想幫我們家,不說拿點銀子救濟,也該讓奶在分家的時候按照規矩多分幾畝地,或是攔著奶來我們家拿東西就是了?!卑琢榧シ淼囊恍?。

        白靈雖然沒有整理好原主的記憶,但大致情形還是知曉的。

        見白大樹臉色沉下去,白靈卻不甚在意的繼續道:“你們東家的小兒子,怕是挺不過這個年了吧?我爹娘不忍讓我這么小的年紀嫁過去,一輩子守寡,甚至落得陪葬的下場,大伯卻由著奶逼我爹點頭,就不怕事情傳到你們東家耳中,以后不敢重用你這個冷血的人嗎?”

        被侄女擠兌,白大樹的臉色很不好看,心里卻是一震。

        他只顧著討好東家,沒料到好拿捏的三房會這般抗拒,甚至差點鬧出人命來,若是傳出去……

        “奶歲數大了,鎮子都沒去過幾回,有些事自是不懂的,但大伯能做上掌柜,心里也沒點……數嗎?”白靈強行把‘逼’字咽回去,神色清冷的問道,毫不掩飾眼中的譏諷。

        白大樹沒有想到這個侄女沒有他想的那般好拿捏,卻又不得不思量白靈的話。

        此刻白大樹有些后悔選中了白靈,可白薇那就是個炮仗脾氣,更是控制不了。

        二房那邊……

        想到前程,白大樹不想錯過這種可以討好東家的機會,自是不甘心就這么放棄了這條路子。

        審視的看了白靈一會,白大樹瞇著眼睛道:“白靈,你要想清楚了,沖喜可是能拿銀子的。你就不想為家里做點事,報答你爹娘的養育之恩嗎?忍心讓你弟弟妹妹們挨餓受凍嗎?”

        聞言,靠坐在炕邊上的白靈輕的擊掌,嗤笑道:“大伯說的真好聽,要不是曉得大伯是啥樣人,我都快信了大伯的話,對大伯感恩了。只可惜……”

        看著白大樹的臉色變得陰沉,白靈并不害怕,坦然的與之對視。

        心思寫在臉上的人,比笑面虎要好對付多了。

        白靈搖搖頭,勾唇冷笑道:“便是大伯真的逼我嫁給小東家,難道大伯敢保證我不會氣死那小東家,到時候大伯如何向東家交代?又或者,我真的沖喜成功,可就真的是少奶奶了,東家也定會善待于我,到時候我要和大伯算今日的賬,大伯的飯碗可能保得???”

        “這種事,大伯以后就不要想到三房了,要不然侄女可不敢保證,會不會一害怕就去你們東家的府門外跪求,讓他們看在大伯的面子上,饒了三房。鬧到最后,怕是不止大伯會丟飯碗,整個老宅也別想好過!”

        白大樹沒有說話,只是陰沉的盯著白靈,想著許下什么條件,讓她‘心甘情愿’的去嫁人。

        可白靈那清澈的目光里,明晃晃的寫著不屑和無畏,讓白大樹吃不準白靈到底敢不敢那么干。

        從泥腿子爬到掌柜的位置,白大樹想要更進一步,卻也不敢賭,因為他輸不起。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宁夏11选5前三走势图 怎么炒股票新手入门 东方6 1开奖结果 腾讯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 南京外汇配资公司 内蒙古快3专家预测 福彩3d论坛彩票论坛 秒速牛牛 大盘指数k线图 浙江6 1开奖20016 赛车走势图图解 信得过的炒股配资 11选五手机助手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云南快乐十分钟 河北11选5遗漏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