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白靈中邪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白靈,你咋這么惡毒呢?我是你親奶!你敢詛咒自己的親奶,就不怕天打雷劈嗎?”白老太身子一顫,想都不敢想斷胳膊得有多疼。

        “你把我當過親孫女嗎?把我爹當過親兒子嗎?我爹腿斷了,你連給買點膏藥的錢都舍不得,我爹能活下來都是命大!見我爹好不了了,把我們一家人趕出來的時候,奶想過三房也是白家人,是我爺的血脈嗎?奶就不怕做夢的時候,我爺會問你為啥要這么對三房嗎?”

        白靈雙拳緊握,怒聲質問:

        “奶就不怕我爺氣的拍棺材蓋,后悔娶了你這么個禍害子孫的婆娘嗎?一個張口就能詛咒親孫子和兒媳婦,壞孫女名聲的奶,我白靈還真要不起!”

        “白柳氏,你這個殺千刀的,瞧瞧你生了啥閨女,你咋還不快點死了,把這幾個黑心肝的東西也都帶到陰曹地府去,省的你們活著禍害我們白家??!”白老太拍著大腿,扯著嗓門喊道!

        “奶再咒罵我娘試試!”白靈冷著臉,朝白老太逼近一步。

        “老虔婆,你再罵我娘,我就跟你拼命!”白薇隨手抄起一根木棍,狠狠的盯著白老太。

        “娘,你說啥呢!”白三樹痛苦的喊了一嗓子,卻無法對自家老娘發火。

        爺三個一起開口,嚇得白老太身子一哆嗦。

        白老太在村里頭橫,是因為有兩個有本事的兒子,手里的銀子多。

        而在三房橫,完全是因為三房好拿捏,由著她磋磨不吭聲。

        最近三房開始不由著白老太作威作福,白老太慪火的同時也害怕,這才逮著機會就來三房鬧騰一場。

        “這里沒有外人,我們姐倆就算對奶做點啥也沒人知道,奶最好別挑釁我們的底線?!卑琢檣釵豢諂?,掃了白三樹一眼,面色陰沉的對白老太道:“不要讓我再說一遍,我們在奶這里吃虧大了,我絕對會在大伯那里找回來?!?

        若非白三樹對妻兒不錯,還有可塑性,白靈真想把白老太打走,讓她以后都不敢來折騰。

        可打了白老太,白三樹必定會心疼親娘,到時候就都變成他們這些不孝孫女的錯了。

        拽著白薇的手腕進屋去,不讓她做沖動的事,白靈實在是不想和無關緊要的人浪費時間。

        白老太往后退了兩步,眼神有些發呆,不知在想些什么,雙唇也在輕輕地顫抖著。

        “是奶絕情在先,晚輩不孝也是情理之中。奶想要作威作福,回你的老宅去,三房供不起你這尊大佛!”

        白靈冷哼一聲,走到門口,把白三樹拉到一旁,大聲道:

        “奶今兒出了這個門,以后有事沒事都盡量別過來,要不然孫女犯傻的時候,可不定做出什么事來?!?

        “不!你不是白靈!你不是我孫女,你就是惡鬼附身,白靈那死丫頭已經死了,她不敢這樣和我說話的!”

        白老太猛地醒過神來,看著白靈的眼神都透著恐懼,麻溜的就下地往出跑,嘴里還喊著:

        “三房鬧鬼了,白靈丫頭撞邪了,你們都等著被禍害死吧……”

        白三樹看著白靈,目光很是復雜,卻一句話也沒有說,自也不去追白老太。

        白薇走上前去,拉了拉白靈的衣袖,大聲道:“就算二姐是鬼我也不怕,要不是二姐,娘早就沒錢買藥,咱們一家子也熬不過這個冬天。這世上,有時候人比鬼還可怕,我寧愿和鬼一起過日子,也不愿意讓那些不是人的人纏著?!?

        說到最后,白薇咬牙落下淚來,卻倔強的不肯哭出聲來。

        原本身子僵硬的白靈,聽完白薇的話之后,稍微有所緩和。

        “鬼門關上走了一遭,我也明白了人善被人欺的道理。與其被人欺負死,不如像你一樣做個潑辣的。連命都不在了,還在乎那些名聲有啥用?死了以后被人同情幾句,清明的時候連燒紙錢的墳頭都沒有,那才是可悲!”白靈苦笑一聲。

        姐妹倆相處時間最多,白靈知道白薇曾懷疑過她,也防過她。

        可真的被人質疑的時候,卻是白薇第一個站在她身邊,這份情她白靈永遠記得。

        “娘苦命的閨女??!”白柳氏哭著伸出手,哽咽道:“你是娘十月懷胎生的,就算所有人都說你是鬼附身,娘也護著你。要死咱們娘們就一起死,總比活著被人欺負死了的好!”

        “娘……二姐……”兩個小的也哭喊著。

        白靈和白薇上炕,娘五個抱著哭做一團。

        自從家里有了進項之后,這還是娘幾個第一次哭的這么傷心。

        “白三樹,你娘要是出去敗壞二丫頭的名聲,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還我二丫頭公道!我柳氏的閨女,那也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不是給你娘糟踐的!”白柳氏哭夠了,抬頭看向白三樹,眼神憤恨的喊道。

        白三樹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剛剛那一霎,白三樹的確是懷疑白靈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閨女。

        可看著妻兒哭作一團,他卻只能看著干著急,便知道自己不該有那樣的念頭。

        此刻白柳氏的話,無疑是變相給白三樹一個耳刮子,他這個做爹的沒能第一時間?;す肱?,和白老太的做法有何區別?

        白靈也因白三樹的眼神而傷心,但她畢竟穿過來沒多久,與白三樹的父女之情還沒有那么深厚,所以還不至于到悲痛的地步。

        “爹要是覺著奶說的對,那就去找村里人說一聲,把我綁去燒了吧?!?

        白靈是被氣氛渲染哭的,故而說話的時候語氣雖然有些硬。

        “不過爹今天能因著奶的一句話,就要弄死我,我娘他們幾個也隨時都會有危險。只要爹答應與娘和離,讓娘帶著弟弟妹妹走,我這就拿了繩子把自己綁上,讓爹去討好奶去?!?

        “不要綁我二姐!”幾個小的忙護在白靈面前,防備的看著白三樹。

        一張張哭成花貓的臉,卻是無比堅定的神情,讓白三樹看的心中鈍痛。

        “白三樹,我嫁給你這么多年,就分出來之后過了幾天好日子,你非要逼死我不成嗎?”白柳氏痛苦的喊著,滿眼的絕望之色,伴隨著她自己也沒察覺到的恨意。

        “我沒有……”白三樹連連擺手,身子向后退著,臉色蒼白。

        白靈無聲的嘆息著,她自是不會尋死,這么說也是為了逼白三樹表態,以后不要再懷疑自己。

        再者白老太今日的話,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傳出去,若一家人還不齊心,那白靈最后為了保命就只能遠走他鄉了。

        三房雖然窮,可一家人相處融洽,白靈很喜歡這個家的氛圍,不愿意割舍掉這份她記憶中不曾擁有過的濃厚親情。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北京快3走势图今天快3 p2p理财平台有哪些 黑龙江11选五最大遗漏正好 棋牌app转让 上海11选5走势 山西快乐10分预测大师 安徽11选5在哪里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玩法表 0000001上证指数 2020年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三分赛车网址 pk10精准计划三期5码 1980时时彩平台 陕西11选5前三 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