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判決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左右鄰居都聽煩了老宅人的吵鬧聲,干脆躲在屋里不出來。

        “親家母,我幾個兒子可是為了給你幫忙,才被抓起來的,你要是不把人給弄出來,我就天天在你家鬧騰,大家誰也別想好過!”

        齊老太也不是個省油的,每次叫罵的時候,都特意站到院子里,生怕沒人能聽到。

        “當初是你們白家死皮賴臉的求娶,我閨女這才嫁過來的,一心一意的為了你們家好,又給你兒子生兒育女的,你這個惡毒的老虔婆對她說打就打說罵就罵,也不怕折了壽!現在我幾個兒子也為了你們家都被關進去了,你倒是想裝死,也得看看我們答應不!”

        “呸!就你家那個不會下蛋的閨女,還生兒育女呢,兒子在哪?”白老太有意忽略齊家三兄弟的話題,站在門口破口大罵,“一家子沒用的,要不是看你是個能生的,我家二樹能娶這么個克夫的女人回來嗎?趕緊把人給我帶走,正好騰了地兒,我好給我家老二尋摸個更好的?!?

        “臭不要臉的,你敢休了我閨女,我就跟你拼命!”齊老太罵自己閨女是一回事,卻不能讓旁人欺負了去。

        兩個黃土埋到脖子的老太太對著罵了起來,二房屋里頭,一家三口卻是各有著心思。

        白齊氏不時的看向白二樹,見他陰沉著臉,心里越發沒底,就怕真的被休了。

        若是以前,白齊氏回娘家還能有點活路。

        可三個哥哥都進了大牢,娘家又哪里有白齊氏的地方。

        白梅縮著身子,努力減低自己的存在感,怕會被殃及。

        同濟堂。

        白薇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一夜才真正的醒過來,眼中的恨意和憂心卻看的白靈想哭。

        “爹呢?他沒事吧?娘和小妹呢?”白薇醒來后,聲音沙啞的問道。

        聞言,白靈心里頭一松,端著水杯來到白薇身邊,低笑道:“都沒事了,在家呢。你倒是貪睡,怕我讓你干活不成?”

        喂白薇喝了水,白靈端起一旁放著的稀粥,準備喂白薇喝下。

        “二姐,我的頭好痛,咋記不起來后面都發生什么了呢?”白薇伸手去撫摸額頭,疼的她嘶了一聲。

        “別亂動,你頭上的傷沒好,可要注意著些?!卑琢槊擄鄒鋇氖?,趁機摸了摸脈搏,心里緊繃著的那根弦終于松開了,“你現在就負責養傷,其他的事情我會處理的。肚子餓不餓?我給熱碗粥去,晚上我給你燉魚湯喝?!?

        “嗯?!卑鄒蹦源褂械閽?,便輕輕點了下頭。

        白靈和同濟堂的關系不錯,故而借用小廚房煮了粥,一直都溫著呢。

        很快白靈便去而復返,喂白薇喝了一碗粥之后,便把湯藥一并給喂了,免得白薇一會睡著,還得被叫起來。

        “二姐,我這是在哪呢?家里的東西沒被搶走吧?”在知道爹娘都沒事后,白薇出聲詢問道。

        “這里是同濟堂,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了,大夫說你的傷不適合折騰,得在這住兩天看看。家里都沒事,齊家人被送進大牢了,咱家也和二房寫了斷親書?!?

        為了讓白薇寬心,白靈語氣輕快的道:

        “你趕緊養好傷,咱們還得去衙門作證呢。老宅那邊鬧騰的厲害,你就不想看看熱鬧?”

        “真是便宜二房了!”白薇恨恨的道:“不過斷親也好,以后二房別想再仗著親戚的身份欺負咱們?!?

        “嗯?!卑琢樵尥牡閫?,笑道:“不過最讓我高興的是,爹終于對老宅那邊寒心了。不但知道護著咱們,就連斷親書,也是爹拿來給我的?!?

        “真的?”白薇眼神锃亮,若不是白靈按的及時,已經坐起身來。

        “騙你有糖吃?”

        白了白薇一眼,白靈撇嘴道:

        “經過這次的事,老宅那邊應該鬧不出什么花樣了。族長可是最后下了一次通牒,姚氏敢再來鬧咱們,就直接把她給休了。也不知道白二樹咋了,拖著一身的傷去找族長求情,保下了齊氏,姚氏因著這個可是把二房狠狠的鬧了一頓,好像要分家呢?!?

        “哼,管他啥理由呢,反正和咱們家沒關系。他們鬧的越歡,我這心里頭越舒坦,最好他們鬧個家破人亡,我才能解氣?!卑鄒焙奚?。

        白靈沒有搭腔,暗忖道:就算他們抱成團,我也會想辦法讓他們去鬧,嘗嘗三房以前所受過的苦,這些仇怨不能就這么算了。

        在醫館養了兩日,有白靈的靈泉水加持,又好吃好喝的,白薇已經恢復了精氣神,吵著要回家。

        恰巧衙門那邊要審齊家三兄弟,白三樹便帶著一家人去了縣城。

        自然,村長也帶著那日去三房的村民,一起去作證。

        白靈不是第一次來縣衙,倒是沒有畏懼之感,其他人卻都低著頭,不自覺的怕了這場面。

        縣太爺升堂之后,審問了齊家三兄弟,又詢問了證人的證詞,以及衙門去三房查看的結果,當場便判了齊家三兄弟的罪行。

        齊老大和齊老二各打十大板子,判監禁半年。

        齊老三因為把白薇打成重傷,便打了二十大板,監禁五年。

        “民婦不服??!大人,我家老三被打成這樣,以后可是要殘廢的,再打二十大板,那會要了他的命的!求大人做主,給我家老三主持公道??!”

        齊老太砰砰砰的磕頭,哭喊道:

        “大人,是白家人要我兒子那么做的,我三個兒子也是我那親家母說三房多可惡,連養老糧食都不給,還差點害死我姑爺,打我閨女和外孫女,我幾個兒子才昏了頭跟著他們去拿三房的東西。大人要抓就抓白家人,別讓我兒子坐牢??!”

        齊老太哭的眼淚鼻涕都流了出來,卻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

        不管真相是什么,三房一家子除了婦孺就是白三樹一個殘廢,還被打成這樣,可見齊家兄弟也是狠心的。

        縣太爺被打斷了判案,心里本就不高興,再加上民聲,自不會給齊老太好臉色。

        “大膽老婦人,竟敢質疑本官辦案,若你再咆哮公堂,輕則打五大板,重則有一個月的牢獄之災,速速退下?!?

        縣太爺一拍驚堂木,沉聲繼續道:

        “白家一家四口因齊家兄弟毆打,重傷或受到驚嚇,以及財物損失,共計一百兩銀子。齊家兄弟雖不是主謀,卻是動手行兇者,故判你們賠償白家紋銀八十兩,剩下的由主謀者姚氏一家另行賠付。行刑,退堂!”

        扔了一只行刑的簽子,縣太爺便起身朝后堂走去,這個案件也到此結束。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关于st股票涨跌限制 快乐10分中奖规则 秒速飞艇二期计划 排列七预测 排三直播现场直播今晚 宇通客车股票行情 排列三开奖查询 大乐透杀号技巧15种公式 江西多乐彩号码参考 工薪族理财投资什么好 75秒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推荐 河北快三预测今天442 云南的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今日河南22选五开奖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