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白靈救人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這些步快并非是朝廷征用的,嚴格說起來就是朝廷臨時征用的打手,維護治安的同時,也和那些混混勾搭,壞事沒少干。

        陳家兄弟一聽可能會牽扯到人命,忙跪地求饒道:“大人哪,我們兄弟冤枉??!這栗子我們自家也吃了,根本就沒事,一定是白家賣的栗子有問題,大人要抓就抓他們?!?

        步快呸了一聲,罵道:“老子當差這么多年,還能不清楚要抓的人是誰?你們老老實實的跟我去見鎮長,要不然少不了皮肉受苦?!?

        在陳家人哭哭咧咧的求饒聲中,步快將他們都帶走了。

        原本在陳家那里買了栗子還沒離開的人,見狀也都跟了過去,這栗子他們可是吃不得了。

        “作孽啊,這些人咋就這么黑心呢?好的壞的都拿出來賣,怪不得要便宜五文錢,就不怕天打雷劈?!甭啡寺畹?。

        “可不是,虧得我咬牙多花五文錢買了白家的,還是這兩口子的東西好,就沒吃出事過?!?

        “那是,我可是聽人說了,這白家人都是老實人,你們沒見著那個賣魚的小丫頭嗎?那么大的一條魚,十文錢一條,賣的多好也不漲價?!?

        ……

        不少見著步快拿人的路人,都開始評論起白家和陳家來。

        因為陳家的攤位不在,來白三樹這邊買東西的人也多了,可白三樹卻沒心思賣,只靠白柳氏一個人招呼著。

        好在他們帶的東西不多,不到半個時辰便賣光了,兩人便趕著驢車回家去。

        “娃他娘,你說那些吃了陳家栗子的人,會不會真的鬧出人命???”白三樹心里難安的問道。

        “不能吧?!卑琢弦膊蝗范?。

        “陳家辦的事是不地道,可要是因著栗子死了人,我這心里頭過意不去?!卑茲髏粕?。

        白柳氏沒有作聲,這會細想起來,也覺得事情大發了。

        若只是有人買回去不能吃,讓陳家賠錢,甚至是挨頓打,白柳氏都會在心里叫好。

        可真的鬧出人命來,白柳氏便覺著這事和他們家脫不了干系,更怕會牽扯到白靈。

        夫妻倆苦著臉回家,和白靈說了鎮上的事,也流露出擔憂。

        白靈也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的結果,不由得皺起眉頭,“爹娘,我去鎮上看看,要是太晚就在錢府和芍藥姐姐擠一宿,你們別擔心?!?

        白靈說著,便套上厚棉襖出門,騎著小毛驢去鎮上,這樣速度更快一些。

        到了鎮上,白靈直接去了同濟堂醫館。

        鎮上雖不止一家醫館,可同濟堂最為出名,真的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絕對會來這。

        “阿峰哥哥,陳老呢?”白靈沒見到陳老,便向阿峰詢問。

        “陳老在后堂呢,這兩日來了好幾個病號,上吐下瀉的厲害,陳老正頭疼呢。你要是沒啥急事……”阿峰話未說完,白靈便已經跑向后院。

        來同濟堂的次數多了,白靈對地形倒是很熟悉。

        “大夫,您快救救我爹吧,再這么折騰下去,我爹會沒命的!”白靈來到后堂,便聽到一個大漢的哭求聲。

        陳老耐著性子和家屬解釋了幾句,便出了病房,還能聽到里面家屬的哭泣聲。

        白靈心里發沉,卻還是走到陳老面前,沉聲道:“陳老,能告訴我吃了發霉的栗子的那些病人的癥狀嗎?”

        本是愁眉不展的陳老,在聽到白靈的話之后立馬來了精神,拉著白靈去了自己平時休息的屋子。

        陳老不是啰嗦的人,便將接到的病患情況講述給白靈,等著白靈提供出更好的方子。

        在了解情況后,白靈稍微緩了口氣。

        病人的情況分為三種,最輕癥狀是剛吃完發霉的栗子,有惡心等不適的癥狀。

        而最嚴重的,則是拉脫水,并吐傷了食道,還有痙攣的情況。

        沾了筆墨,白靈很快寫好三個方子,遞給陳老,語氣鄭重的解釋道:“病癥最輕的患者,一定要讓他們催吐,多喝水,注意飲食清淡便可。中癥患者的嘔吐物中出現血絲后,便不能再催吐,身體好的就先開一副瀉藥,將體內毒素排出。重癥患者,喝點加鹽的水,用這張方子先調理著。重癥中有痙攣……抽搐癥狀的,可根據情況加入加白芍、木香?!?

        說完,白靈又補充道:“所有因吃了發霉食物而中毒的患者,可以多喝點大頭菜或者白菜煮的水,綠豆和桂圓、紅棗一起煮的水效果更好,條件允許的也可以每天喝上兩碗牛奶。至于想喝藥求安心的,就開點調理腸胃和溫補的藥就成?!?

        “就……這么簡單?”陳老看著藥方,上面的藥名他都認識,卻比他常用的藥方都簡單不少。

        “是藥三分毒,這些病患是食物中毒,身子經不起折騰,對癥便好?!卑琢榛氐?。

        陳老點點頭,覺得白靈的話有道理,又看著藥方琢磨了一會,詢問道:“丫頭,你師傅是誰?你怎么會來鎮上管這事?”

        見陳老狐疑的看著自己,白靈苦笑道:“抱歉,我不能說?;骨氤呂咸嫖冶C?,我只是個小農女,不想給自己,更不想給家里招來任何麻煩?!?

        深深的看了白靈一眼,陳老了然的點點頭,便邁步離去,不再追問什么。

        白靈悄悄的吁了口氣,無力的靠在椅背上。

        原本只是想要教訓兩個陳家人,讓他們白搭功夫采摘那么多的板栗,或是讓他們做回賠本買賣。

        可白靈卻忘記了這個年代糧食多珍貴,銀子多難賺。

        即便是能舍得買些栗子打牙祭的人家,有幾戶人家會舍得把十幾文的東西扔掉?

        換句話說,貪圖便宜買了陳家栗子的人,條件也不會好。

        “好在沒真的鬧出人命,要不然我這輩子都難安心了?!碧職叢諮劬ι?,白靈苦澀的笑了笑。

        在醫館里待到天黑,確定重癥患者也沒有危險后,白靈便離開了。

        這個時辰無法離開鎮上,白靈也不想麻煩人,便進入空間去勞作,并仔細的思考自己做人做事的方法,是不是真的適合這個年代。

        而村子里,也得了陳家出事的消息,村長憤怒到不行。

        “村長,你可得給我們家做主??!都是白家三房,是他們說栗子能吃,現在吃出事來了,憑啥要抓我爹娘?”陳靜是家里老大,出了事立馬找到村長家,在院子里就哭喊道:“要抓就該抓白靈,這事可是她發現的,是她害了人,和我爹娘沒關系?!?

        村長家里自是少不了上門嘮嗑的人,聽到陳靜的話,都懷疑這丫頭腦袋壞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银河电子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算中奖 湖北体选30选 双色球免费版 江西11选五胆拖表 广西快三在线人工计划 精准一码永久免费公开 吉林新11选5手机板 福彩3d的和尾走势连线 什么叫ipo 贵州快3预测三同号 我的白小姐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 卓鼎策略 广东36选7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