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白靈被打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不用村長開口,海子媳婦就氣笑了,“陳靜你咋好意思說這話?當初三房收全村人的栗子的時候就說過,栗子要是放不好了發霉,就得馬上扔掉,要不然會吃出事的。你家里明知道自己賣的栗子有問題,還敢賣十五文錢一斤,那是你爹娘他們黑了心肝,不抓他們抓誰?”

        “關你啥事?白家給了你多少好處,你要幫著他們說話?大家都是一個村的,你就這么向著三房,咋不給三房舔鞋底去呢?!背戮慘蛔偶?,便指著海子媳婦罵了起來。

        海子媳婦比陳黃氏小了一兩歲,被一個小輩這么罵,氣的臉都黑了。

        “三房沒做錯,啥叫我向著他們?你這丫頭說話咋這難聽呢?”海子媳婦不想和一個小丫頭罵架,和白萬氏說了兩句后便回家了。

        陳靜在村長家又哭又鬧的,最后把白萬氏氣的直接把人給攆出去了。

        “以后別再進我家門,大的沒好心,小的也不讓人省心。你爹娘做錯事,該賠銀子就賠銀子,我當家的就是個村長,可沒那么大的能耐啥人都幫襯?!卑淄蚴掀囊膊磺?。

        村長不愿意管陳家的事,便一直在屋里沒出來。

        白鴻運正在編草鞋,農家娃少不了下地干活,穿草鞋也能省著點。

        “爹,陳家這事不能就這么算了?!卑綴柙說屯犯苫?,說了這么一句。

        “你咋看?”村長有意讓自己的小兒子接班,這才一直拘在家里帶著。

        “咱們南山村在十里八村雖然不富裕,也大多都是外來戶,可在外頭的名聲還不錯。陳家這回把壞名聲都送到鎮上去了,以后南山村的人出去還不得被指指點點,往小了說會影響姑娘小子嫁娶,可往大了說,以后南山村的人想出去干點啥都難……”白鴻運分析著自己的看法。

        外頭,白萬氏不知父子倆在說什么,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句:“我去趟三房那邊,和他們家說一聲,省的陳家過去鬧騰?!?

        不得不說,白萬氏還真的猜對了,陳靜在村長這沒轍,就帶著兄弟姐妹去了三房鬧,想要逼三房替自己爹娘去坐牢,給那些吃壞了的人賠銀子。

        白薇氣的直接拿棍子趕人,兩只小奶狗也撒歡的追咬,這才嚇得陳家的幾個娃兒不敢再登門。

        白老太在知道這事后,到處說三房的不是,話里話外都是陳家冤枉。

        可村民們因為板栗也賺了不少錢,哪有人附和她,倒是沒嫌棄波浪來,厭惡白老太的人也越來越多。

        五日后,陳家兄弟兩家人才被放出來,身上卻有不少傷,顯然被用刑了。

        而陳家兄弟前幾日樂呵呵的數著每天賺了多少,不過幾日的功夫,不但賣出去的板栗要全額退回去,還被不少聽到信兒的人訛了一筆。

        再加上給那些吃出事的人家的補償,這兩家人怕是把老底都花出去了,自然把這筆賬都記在三房頭上。

        白靈并沒有刻意關注這些,自責的情緒也在患者康復及家里的忙碌中淡去。

        “村長伯伯,這是我們家做的松花蛋,送過來給您家嘗嘗鮮?!卑琢樾ψ虐研±鶴擁莞宄?,解說道:“吃的時候,把外面的東西弄掉,澆點醋拌著做下酒菜,或是煮粥的味道也不錯?!?

        “松花蛋,這名字可是新鮮了,一會讓你伯娘弄兩個嘗嘗?!貝宄ず艽廈韉拿晃仕苫ǖ笆竊趺醋齙?,白靈若真的想讓出方子來,自會說的。

        “成,那我就走了,伯伯忙著?!卑琢櫧鶘?,打了聲招呼便離開。

        村長家的位置在村子中央,白靈是先給族長等人家送的松花蛋,這會倒是得繞半個村子才能回家了。

        提著空籃子,白靈并遇見熟人,倒是省著和人打招呼。

        可白靈走了一半的時候,卻險些被東西砸到,好在她閃躲的快。

        抬頭看向站在院門口的陳靜,白靈眼底的冷意消退了幾分,懶得搭理對方。

        “不要臉的小蹄子,都被旺財哥退婚了,還纏著不放,你咋那么不要臉呢?”陳靜扯著嗓門罵道。

        “你腦子有病吧?”白靈停下腳步,轉身看向陳靜,“你稀罕張旺財,那就想辦法讓人家娶你,和我這個不相干的人抽的哪門子風?陳靜我警告你,以后少把我和那張旺財扯在一起,我嫌惡心?!?

        原本以為陳靜是為了家里的事才和自己過不去,聽完陳靜的話之后,白靈那點及不可見的歉疚感頓時消失無蹤。

        陳家會有今日的境地,完全是他們咎由自取,也難怪會教養出陳靜這樣的閨女。

        白靈回了一句便想要離開,可陳靜卻發瘋似的,拎著一根木棍就跑出院子,追著白靈要打。

        “你瘋了吧!”白靈堪堪躲過之后,只得快步跑著,免得被陳靜給打到。

        “讓你巴著旺財哥不放,我打死你這個狐貍精,旺財哥就會娶我了。都是你們三房害的,要是你們去認罪,我家就不用賠銀子,我和旺財哥早就定親了?!背戮慚劬νê斕暮白?,使上全身的力氣往白靈身上招呼。

        原本陳家賣糖炒栗子賺錢的那幾日,陳靜偷偷的去找過張旺財,和他說過這事,陳家也表示出要求親的態度。

        可陳家最后吃了官司,雖然人被放回來了,卻把家里的銀子都賠了出去,張家對陳靜的態度就又回到了從前,陳靜便把賬都記到白靈頭上。

        “艸,你特么的再沒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白靈狼狽的躲過幾次,可路上都是冰雪,白靈好幾次差點摔倒,自是惱怒不已。

        陳靜絲毫不在意白靈的威脅,狠絕的模樣分明是要把白靈給活活打死。

        白靈連連閃躲,卻沒有找到還擊的機會,更沒有找到一個可以趁手的家伙事。

        “??!”腳下不知踩到什么東西,白靈砰的摔倒在地,疼的她鼻子發酸。

        “住手!”被兩人的罵聲惹出來的村民們,見陳靜舉著木棍朝白靈頭頂砸去,忙大喊出聲,卻來不及上前救人。

        “??!”然而白靈舉起雙臂,卻沒有等待中的痛楚,反倒是聽到陳靜的痛呼聲,還有木棍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你沒事吧?”關心的話語自頭上傳來,白靈只覺得耳熟,卻沒想起來是誰。

        “謝謝?!卑琢櫚佬壞幕壩鋦粘隹?,見扶自己的人是張旺財,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了,一甩手臂避開張旺財的攙扶,冷聲道:“張旺財,麻煩看住你的女人,像瘋狗一樣亂咬人,也不怕吃官司!”

        “你敢罵我是瘋狗!”

        “她不是我的女人!”

        陳靜和張旺財的聲音同時響起,一個是怒火滔滔,一個是急于解釋。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山西体育彩票11选五 好运彩票app官方版 河南泳坛夺金选号绝招 彩票极速快三走势图表 吉林快三手机投注下载 2018开奖记录开奖现场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山东 河南快3购彩平台 辽宁快乐12前一直遗漏 广西快3一定牛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五00期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 360山东十一选五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 在线配资优秀卓信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