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種田重生-> 《撿個王爺去種田》-> 第五百三十一章 白薇受驚
第五百三十一章 白薇受驚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三皇子陰騖的眸光,一直落在白薇的臉上,仿佛透過她在看另外一個人,因此對白薇低頭的動作十分不滿。

        “起來說話吧?!痹焦鄒?,三皇子坐到主位上,一點也不覺得坐在未出閣的女子的軟榻上,是多么不符合規矩的事。

        白薇應聲站起身來,見三皇子坐在自己剛剛坐的位置,不由得皺起眉頭。

        縱然是農戶人家出身,可白薇也是學過規矩的,自然知道三皇子的做法不合規矩。

        “屋里熏了治療風寒的香,味道不好聞,還請三皇子移駕書房談事吧?!卑鄒輩嗌?,做著請的手勢。

        “不必了,你這暖榻弄的倒是蠻舒服,這屋里也夠熱乎。你都說自己病了,還特意熏香,本皇子若是要去書房,倒是顯得不懂得體恤美人兒了?!比首用嬪瞎易牌婀值男θ?,拍著身旁的位置道:“坐下說話,你可還病著呢?!?

        白薇擰眉,若非對方是皇族,她定要將人趕走。

        可白薇沒那個膽子,說穿了她是沒有底氣,也是因為自小便知道有些人是無論如何也得罪不起的。

        “多謝三皇子好意,民女坐在那邊便好,離香爐還近一些?!卑鄒備A爍I?,轉身朝香爐附近的椅子走去,不忘朝白雪看去一眼,想要知道三皇子為何會過來。

        只是白雪在三皇子面前,那就是一只不敢蹦跶的小白兔,哪里敢回應白薇。

        再者,白雪嫉妒的不僅僅是白靈,還有三房的所有人。

        若非三皇子要利用白薇,白雪絕不會正眼看白薇,巴不得她倒霉。

        三皇子的臉色微沉,白靈仗著郡主的身份和醫術,不把他放在眼里,白薇一個白身竟然也敢冷待他!

        自從接連出事之后,三皇子的性格也大變,仇視所有正常人。

        “玉雕的事,準備的怎么樣了?本皇子從不用無用之人,你可不要讓本皇子失望?!比首右趵淶目詰?。

        想起蕭沐對自己說過的話,白薇的身子一僵。

        螓首低垂,白薇搖頭道:“幾位大師,對民女的設計不滿意,已經另行設計了圖紙,所以民女也不知道進度,三皇子不知情嗎?”

        白薇說著,朝白雪看去一眼,滿是疑惑。

        “奴婢近來不曾出府,并不知道鋪子的事情,請爺降罪!”白雪臉色一白,咚的跪在地上,額頭抵地。

        本是想為難白雪一下,順便把自己摘出去,卻不想白雪會這般的誠惶誠恐,倒是讓白薇有些難安。

        為白雪的際遇,也為自己竟然投靠了三皇子。

        使勁兒的捏了捏衣角,白薇起身,在原地跪了下去。

        “民女也有錯,不該以為鋪子里的人,會匯報于三皇子,應該像三皇子稟報此事的?!卑鄒鋇痛棺拍源?,不知是發熱還是害怕的緣故,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兒。

        “哦?”三皇子端起茶盞,拿起杯蓋劃著根本不存在的茶沫,半晌才問道:“既然知道錯了,你又待如何向本皇子認錯呢?”

        “民女愿將玉石坊的全部份額,全部送與三皇子,今后每個月免費提供設計圖樣,還請三皇子念在民女是初犯,給民女一次改過的機會!”白薇驚慌又誠懇的語氣,任誰聽了都是為了保命而不得已的說辭。

        三皇子滿意的放下茶杯,看著和白靈容貌幾乎無二致的白薇,對她戰戰兢兢的表現極為滿意,仿佛看到白靈跪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樣子。

        不過替身終究是替身,三皇子的笑容一閃而逝,他要的是白靈匍匐在他腳下,從此后只能聽他一個人的話,任他予以欲求!

        “那就這么辦吧?!比首雍鋈皇チ誦酥?,起身拂袖而去。

        白薇并不知道,她剛剛逃過的不僅僅是生死劫,也逃過了清白被毀的厄運。

        白雪顧不得和白薇說上一句話,急忙提裙追了上去,生怕會被三皇子給拋下。

        跌坐在地上,白薇只覺得自己的力氣被抽干了一般,忽然不知道這么久以來的堅持,到底對不對。

        投奔三皇子,只是為了找個靠山,而且當時的白薇找不到其他門路。

        卻不想與虎謀皮,差點牽連全家。

        但愿這次舍了最大的利益來源,能夠逃離三皇子的掌控,否則……

        白薇不敢再想下去,三皇子就像是她的噩夢一樣,再不徹底離開,遲早會被毀掉。

        “姑娘,你怎么做地上???”丫頭見客人離開,才敢進屋來,忙扶著白薇起身。

        “我好冷?!卑鄒北ё潘?,摩擦升溫。

        “奴婢給姑娘先蓋幾床被子,再點上幾盆碳火,一會就暖和了?!毖就芳鄒繃成苣芽?,小心的詢問道:“姑娘,可要給你去請大夫?”

        “不必了,我休息一會,在我睡醒之前,不要讓任何人吵醒我?!卑鄒備ё哦鍆?,剛坐在暖踏上,蹭的又站了起來,頭暈的險些栽倒在地。

        丫頭急忙將人扶住,伸手去試探白薇的額頭,驚呼道:“姑娘不是退燒了嗎?怎么這會燒的更嚴重了?不行,姑娘還是趕緊歇著,我去給姑娘端藥,再用布巾敷一敷?!?

        “扶我回房?!卑鄒幣⊥?,拒絕坐在軟塌上。

        不確定宅子里是否有三皇子的人,白薇想要將軟榻上的東西都換了,也不敢這個時候直接說,以免被三皇子報復。

        內心的不安,白薇無處訴說,更是沒有求助之人,注定要因為心結難解,而大病一場了。

        在太子妃壽辰之后,四大公子又聚了幾次,但都是只問風月,不談政治和前程。

        當然,這四位并不去煙花之地,倒不是清高,而是他們不喜歡逢場作戲,這也是他們能成為多年好友的原因。

        然而不等眾閨秀設計邂逅,蕭沐便因為躲避家族為他相看親事,而悄然離開京城。

        上官煜已經定親,縱然有人瞧不起白靈農女出身,卻不能否認想要勝得過白靈,只是靠琴棋書畫是不行的,上官煜也不要那種只能在后宅斗的女子。

        歐陽家族內斗火熱化,難以料定勝負,萬一歐陽洵輸了,下場定會比十幾年前的處境更糟。

        秦蕭常年在戰場上,最喜歡喝酒打架,一般大家閨秀迷戀他的臉,卻不敢試著嫁給他。

        于是,四大公子相聚的熱潮,泯然于眾人間,好似他們本就該各不相干。

        相較于其他三位有公務在身,上官煜則是專心的為雅陽公主物色駙馬,對外界的傳聞并不在意。

        “表哥,你說我要是嫁給你的下屬,父皇能允許我跟著去邊關嗎?”雅陽公主已經暗中相看過幾人,卻都不滿意。

        公主尚了駙馬,就會在京城建造公主府,此生都會被困在京城。

        “你覺得呢?”上官煜不想打擊雅陽公主,可也不想騙她。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排列3排列5开奖结果 快3官方网站app 一个赌徒10年赌博经验 河南11选5第27期 pk10飞艇计划微信群 东方6 1生肖 新纶科技股票行情 炒股的人 快三甘肃开奖结果今天 加拿大快乐8是哪三个数 九鼎期货配资 极速快三稳定平台 广东36选7开奖数据 长期股票推荐 上海11选5前3杀号技巧 有啥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