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種田重生-> 《撿個王爺去種田》-> 第四百零八章 身份的好處
第四百零八章 身份的好處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巳時初,皇長孫的手術方才做完。

        黃嶺和連翹兩人免不了緊張,待做完手術后,手腳都哆嗦了。

        不過黃嶺身為御醫院的醫政,自然是由他去回稟皇帝,白靈主仆三人則是在手術室里癱坐在椅子上。

        有其他御醫照拂,皇長孫也被換了新的房間去休養。

        “皇后娘娘給郡主和兩位姑娘安排了房間休息,還請郡主雖奴婢走?!憊婀婢鼐氐母琢榍氚?,說明來意后問道:“不知郡主和二位姑娘,是先沐浴更衣,還是先用餐?奴婢也好讓人去安排?!?

        “本郡主先瞇一會,若皇長孫那邊醒來,勞煩姑娘過來叫一聲?!卑琢橛鋅占湓?,自是要去泡靈泉,便又道:“給她們兩個準備沐浴更衣,以及一些餐點吧?!?

        “是?!憊ι?。

        按理說有御醫在,皇長孫醒過來也不需要白靈過去照看。

        可眼下情況特殊,皇帝等人只信得過白靈的醫術。

        御醫們雖然各有所長,可對手術全然陌生,也不敢擅自為皇長孫進行調理。

        三人的房間,就在偏殿里,距離皇長孫養傷的寢殿很近,也是為了方便她們去照看。

        白靈心里清楚,這幾日是別想離開皇宮了,畢竟皇長孫的身份特殊,決不能有任何閃失。

        不提白靈在空間里沐浴更衣后,吃了些美食,又狠狠的睡了一大覺,自是滿血復活。

        但為了多得些好處,白靈在空間里給自己畫了個淡妝,看上去病懨懨的樣子。

        皇長孫失血過多,又用了兩次麻沸散,藥量又大,一直到黃昏的時候才醒過來。

        白靈出了空間沒多久,便被宮女請去,給皇長孫檢查。

        “傷口沒有感染的跡象,但今夜可能會發燒,需要人在這里守著。一旦有發燒的跡象,用溫水敷額頭,擦拭腋下、手腳心和腿根便可降溫,且對身體沒有害處,燒的嚴重方可用藥?!?

        白靈檢查之后,對皇后等人稟報的同時,也一并交代了醫囑。

        “在拆線之前,皇長孫可以吃些溫補的藥,飲食上注意清淡,好克化的,最好是少吃多餐,排便切記不能下床。傷口不能沾水,任何人不得拆開藥布?!?

        “這幾日本宮與太子妃會輪流守著皇長孫,有勞郡主再辛苦幾日?!被屎笫摯推牡?。

        太子妃雖然訝然皇后的態度,但對白靈是真的感激。

        若非白靈的醫術高超,太子妃不敢想象皇長孫會有什么樣的后果,而她也……

        白靈并不知道太子妃的想法,否則也只會感嘆一句皇家的親情單薄的可憐。

        就連生母都把兒子當做籌碼,可見生來尊貴的皇家子嗣是何等的悲催。

        “皇后娘娘客氣了,臣女只是盡醫者的本分?!卑琢榍?,凈手之后便行禮告辭。

        雖然白靈是主治之人,可到底不是御醫,并不需要時刻在這邊陪同。

        白靈才離開,太子妃便試探的問道:“這吉祥郡主的醫術,兒媳聞所未聞,倒是不知師從何脈?”

        皇后掃了太子妃一眼,淡淡的道:“太子妃只需要記住,吉祥郡主是皇長孫的救命恩人,日后善待之,能幫則幫幾分便是?!?

        皇后并未將白靈的身份告知任何人,包括太子都被隱瞞在內。

        并非是皇后信不過自己的兒子,而是怕不小心透漏給別人,屆時將會有其他人想要爭著與白靈交好,她如何能讓藥王谷成為別人的助力?

        且白靈主動請求隱下少谷主的身份,若從皇后這邊傳出去,只怕白靈會嫉恨。

        藥王谷雖然與政治無關,可人都有生老病死,藥王谷的弟子醫術非凡,能拉攏總歸比做敵人好。

        再者藥王谷救人無數,真的想要做點什么,不管是那些被醫治過的人想要報恩,還是為了能讓藥王谷欠下人情,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可以說,藥王谷的隱形勢力,才是最可怕的,否則何以讓各國君主禮讓三分,連那些江湖門派也不敢打藥王谷的主意?

        白靈自是不知皇后心中所想,否則說不定會考慮要不要公開身份。

        皇長孫受傷的消息,諸皇子府和那些大臣家中,自然是都知曉了,但這個時候大家只能裝作不知,否則皇帝隨便安一頂窺視天家的帽子扣下來,抄家滅族都是正常的。

        但那兩個跟著皇長孫出去游玩的伴讀,已經被家里先行一頓家法處置,這會也是剩下半條命,回頭皇帝會如何處置不說,未來是不會有好前程了。

        除非皇長孫日后能榮登大寶,并且記起了少時的情分。

        白靈并不知道宮門口刺客的事情,是否有了進展,但被指派伺候她的宮人,卻是明顯兢兢戰戰的,可見宮里頭也不太平。

        與此同時,白家人也在上京的路上。

        白三樹一家三口,單獨雇了鏢局?;?,路上又與一戶進京的官家相伴,倒是多了幾分安心。

        “父親為何要我討好那個鄉下丫頭?白家就算是有個員外郎的身份,出了個郡主又能怎么樣?咱們可是正經的官身,這次進京,得外祖家照顧,說不定父親能留在京城為官,白家還能給咱們幫助不成?”同行的官家千金,在夜間住宿的時候,忍不住向父母抱怨。

        說是官家,其實也不過是個縣令,任期滿了本該調任,或者升官。

        可是縣令沒什么政績,想要升職也不容易,但岳父家在京城給活動了關系,破格進京述職,卻也不會有多大的官位便是。

        說起來,縣令祖上倒是出過高官,但那都是幾代以前的事了,近幾代都是‘祖傳’的縣丞,在地方倒也算是有名望的家族,終究比不過大家族。

        而縣令夫人的母族,雖然在京城為官,可也是旁支,需要依附主家生存,且縣令夫人本就是庶出,也不知道母族為何會忽然照拂起這個女婿來。

        “女兒說的對,夫君這般敬著那白家,日后就不怕京城的同僚笑話嗎?那白夫人一看就是農婦,即便穿著上還過得去,可說話都帶著一股土味?!畢亓罘蛉思悠牡?。

        成親以來,縣令夫人只生了這么個女兒,卻因為母族勢大,不肯讓縣令納妾,外人不知情還以為是縣令情深。

        “夫人有所不知,為夫的下屬在年前進京探親,帶回消息說,那吉祥郡主在京城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各大府邸都爭相討好。便是宮里頭,也有人罩著。為夫雖然有望進京為官,可到底不是京城人士,寧可多個朋友,也決不能在無形中多了敵人?!?

        縣令好聲好氣的對妻女說話,勸道:“為了我,你們母女只得委屈些了,待我日后做了高官,還怕沒有你們的出頭之日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湖北快三开奖及走势 江西11选5全天人工免费计划 幸运飞艇前五技巧图 北京赛车app旧版本 黑龙江十一选五直三遗漏 青海快三今天的走势图 融资的股票平仓会还本金 快乐双彩开奖数据 贵州11选5前三直推荐 上海股票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直播视频 大盘20年k线图 今天快三开奖结果出来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周二体彩开什么彩票 福建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