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脅迫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原來殿下是想要銀子???”白靈拍拍胸口,一副‘快被你嚇死’的神態,解下腰間的荷包,從里面取出幾張銀票來,“臨時出門,帶的銀子不多,還請殿下笑納?!?

        正如白靈所說的那般,荷包里的銀票,最大的才百兩銀子的面額。

        就算白靈全部孝敬太子,也不過幾百兩銀子,與羞辱他沒有差異。

        “白靈,你耍孤!”太子氣的將銀票揮掃在地,怒道:“不要以為孤不敢殺了你們,就算是上官煜知道你是來見孤,孤也完全可以推托,你是在路上出事的!”

        “殿下這么兇殘,皇上知道嗎?”

        白靈退后一步,即便是能自保,也不愿無辜受皮外傷。

        “這些銀子,夠養活一個村子的百姓,十幾年的嚼用了。殿下瞧不上,臣婦也不敢說收回的話,就當是打賞給殿下的下人用吧?!?

        “至于殿下想要殺臣婦,臣婦也無可奈何,誰讓殿下是君呢?!?

        “只要殿下愿意陪葬,我們三個都橫尸在這里,也是賺了?!?

        見白靈笑容甜美,太子也冷靜了幾分。

        發覺手臂有些麻木,低頭一看,那紅點竟然在延長,已經一寸有余。

        “孤不殺你,你一日不交出解藥,孤便**你一日。至于他們……”太子抬手,指向白薇二人,陰惻惻的道:“孤一日殺一個,殺完他們,便輪到你的其他親人和朋友,就不信你看著他們死,而不交出解藥!”

        白靈神色微變,便見太子打了一個手勢,隨后白薇和楚文的脖子上,便多了兩把致命的利劍。

        只要太子一聲令下,二人必然會頭身分離。

        “郡主,可改變想法了?”太子滿意的看著白靈變了的臉色,倒是不曾看白薇和楚文一眼。

        “殿下身為儲君,便是這樣拉攏人才的嗎?臣婦可真是大開眼界?!卑琢猷托σ簧?,只是一瞬間的緊張,便不見驚慌之色。

        “郡主若不識抬舉,孤也不介意讓你見點血色?!碧由襠╈?,朝門口的方向揮了一下手。

        白靈袖中的手微握,冷笑道:“殿下既然做好了要同歸于盡的準備,臣婦也不好阻攔,這是臣婦等人的殊榮?!?

        白靈禮貌的開口,內心在做著爭斗。

        這個時候若是叫人出來,必定是一場生死搏殺。

        最后的結果,即便是救到人,也不一定是沒有任何損傷。

        且太子若一口咬定,是他們要刺殺儲君,事情并不好解釋。

        此刻白靈后悔極了,在外面的時候,就該讓人將人劫走。

        或者是早點利用空間,將人帶走,便不會有此刻的窘境。

        太子并不知白靈內心的真實想法,他何嘗不是在賭,賭白靈會顧念親情,主動交出解藥,并且能夠合作。

        白靈嫁入漢王府,幾乎是天下人皆知。

        縱然太子眼饞白靈的嫁妝,也不能再以側妃之位迎娶,而白靈絕對不會因為一個諾言,就同意無名無分的做他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太子很怕死,那是僅次于不能做皇帝的恐懼。

        在二人各懷心事之際,白薇二人已經被押上來,兩人卻都沒有開口的意思。

        “給郡主見見血色,也試試你們的寶劍是否夠鋒利?!碧又缸虐鄒鋇潰骸盎蛐?,你來求求你的二姐,她能夠救你一命也說不定?!?

        “太子殿下,民女與世子妃,早已經斷絕關系,殿下若想取民女的性命,只管拿去便是?!卑鄒迸碌牧扯及琢?,卻還是顫抖的開口道,并不讓白靈為難。

        雖然沒聽到白靈和太子說了什么,但白薇也能猜到幾分。

        太子愛美色,更愛金銀。

        找上白靈,還是用這種見不得光的方式,不可能是其他原因。

        “果然都雙胞姐妹,脾氣都是一樣的,很好?!碧右輝俚謀瘓芫?,怒火自然更旺,喝道:“還愣著做什么,先給孤砍斷這賤人的一雙手,再剁了她的腳!孤要看著她,鮮血流盡而亡!”

        在太子眼中,殺了一個頂撞他的民女,根本就不算事,這樣的事情也并非沒有做過。

        至于方式是否殘暴,只在于太子的心情。

        被侍衛一腳踢跪在地上,白薇的膝蓋發出咚的響聲,一聽便知道是骨頭碎裂。

        白靈聞聲,蹭的站起身。

        太子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痕,在他以為白靈會去攙扶白薇之際,卻發現頸下一涼。

        “白薇、楚文,今日我無法救你們出去,但卻能讓當朝太子給你們陪葬。這是皇權至上的年代,咱們今日死的也算壯烈,說不定會千古流芳,你們可怕?”白靈問著,手中的簪子又逼近了一分,隨時能刺穿太子的喉嚨。

        “白靈,你敢弒君?”太子驚恐不已。

        “已經給你下毒了,和親手殺了你,有什么區別嗎?”白靈冷笑道:“太子殿下視人命如草芥,卻不知在我心中,人人同等。反正也不能活著走出去,那大家就一起上路,黃泉路上也有個伴不是?”

        “你這個瘋子,就不怕連累滿門嗎?”太子既怒,又驚慌,只能再度道。

        “皇權之下,我們已然沒有了活路,不如魚死網破。至少我們不是死在殿下手中,也算是給自己報仇了?!卑琢楹萆?。

        太子身子都在顫抖,就怕下一瞬,白靈便會刺穿他的喉嚨。

        太子被挾持,他所帶來的親衛和暗衛,自然全部現身。

        而這般劍拔弩張的情形,上官煜安排的人,也全部出現,雙方人馬打斗起來。

        “不必講規矩,給我用毒藥,殺一個回本,殺兩個賺了!”白靈沖暗衛喊道。

        果然,這些人都聽從白靈的命令。

        下一瞬,各種毒藥灑出,全部都是致命的毒藥。

        頃刻間,太子的人馬死傷過半,情勢扭轉。

        “讓他們都住手,孤放你們離開!”太子知道自己的大勢已去,忙大喊道:“白靈,孤不相信你真的要讓滿門陪葬,現在讓他們都停手,孤保證不會追究此事,只要你將解藥留下?!?

        “抱歉,我不相信殿下的話,除非殿下起誓?!卑琢椴⑽慈萌送J?,手中的簪子也沒有松開的意思,“我要殿下以皇位為誓,以子嗣為誓,不會再動我和我的家人朋友半分,否則你將一無所有,像廢物一樣的求死不能!”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手机买11选5下载软件 文华期货最大的配资 工行保本理财产品最新 券商融券10万一天利息 广西快3预测推荐和值 老版六宝典 图库 上证指数股吧 分分11选五app 王中王开奖结果24码 广东11选5公式 大透乐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12一定牛推荐号 pc幸运28在线预测大神 安徽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3d过滤器手机免费版 中国重工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