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種田重生-> 《撿個王爺去種田》-> 第七百一十五章 你是何人?
第七百一十五章 你是何人? 作者:小丸子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2
  •     白靈并未急著離開,又進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搜查之后,端了幾處如戰俘營這樣的基地后,索性去了將軍府。

        之前漢王出事,王將軍功不可沒,但先帝并未有任何處罰。

        便是漢王府變相把王將軍的罪證呈上去之后,因為王將軍已經下落不明,先帝便將事情給壓下來了。

        直到宮變,再到新帝登基,似乎所有人都把這件事給遺忘了,卻讓王將軍的胞弟鎮守邊關,繼續逍遙。

        但白靈沒想到,這小王將軍看似是先帝的人,實際上竟然投靠了那個見不得光的主子。

        “你是何人?要做什么?”睡的正香的王將軍,被人一盆冷水兜頭淋下,瞬間激靈的坐起身,警惕的看著白靈。

        “想知道你哥哥是怎么死的嗎?”白靈連面紗都沒戴,因為面前的人必然會死。

        聽到白靈冰冷的聲音,小王將軍面色發沉,自是明白來者不善。

        “來人,有刺客,快……”小王將軍大喊。

        然而,外面的人已經被白靈解決,又哪里有人會來護主?

        懶得浪費時間,白靈直接將人帶入空間。

        在小王將軍畏懼的眼神下,白靈將他一腳踹到毒人中間,手里晃著一根紅布條。

        “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老實招出你所知道的,否則就親自嘗嘗這毒人的厲害?!卑琢橛睦淶目?,與她絕美的容顏,形成極大的反差。

        小王將軍,比之前害漢王的王將軍,要狠上幾分,否則也不敢養毒人。

        可正是因為參與了,更知道毒人的可怕之處。

        “不要!本將軍乃是朝廷命官,你不能謀殺本官!”小王將軍嚇得往后退,連滾帶爬的一點也不像個將軍的樣子。

        白靈冷眼看著,并不同情被嚇得屁滾尿流的小王將軍。

        “你以為本王妃帶你來到這里,你還能耍官威?”白靈一揮手,小王將軍便被禁錮在方寸之地。

        毒人無法靠近他,卻都圍繞著他。

        只要白靈意念一動,解開了禁錮,小王將軍便會成為毒人手下的殘尸,甚至連尸體都不如。

        小王將軍這才驚覺,不過是眨眼間,他已經不在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心中駭然,小王將軍已經顧不得去猜測白靈的身份,一個勁兒的磕頭求饒道:“我招,我把我知道的都招,求女神仙高抬貴手,把這些毒人都收走吧?!?

        白靈冷臉聽著,每當小王將軍供出點東西,她的面色就會沉一分。

        不過是一個邊城,就能有那么多敵人的痕跡。

        若不是小王將軍招供,白靈根本想不到那些看似是尋常百姓的人,竟然都是那幕后之人布下的暗樁。

        且這些暗樁,并非是短時間內布下的,至少也有上百年的歷史。

        最重要的是,南宛國竟然也參與其中!

        一旦真的要大戰,南宛國的軍隊前鋒,很有可能是毒人。

        屆時再有邊關守將放水,那么東漢國的將士和百姓,還能有活路嗎?

        “都說完了嗎?”白靈攥握著粉拳,冷聲問道。

        “是是是,下官知道的,都說了,沒有半點隱瞞!”小王將軍已經嚇得沒有血色,當真是沒敢有所保留。

        會與那人合作,一則是受了威脅,二則是因為受不了榮華富貴的誘惑。

        再加上這里天高皇帝遠的,就算是做了一些不利于朝廷的事,也不會有人知曉,這也是小王將軍敢放肆的原因之一。

        只是,小王將軍的腦子明顯不夠用,沒想過他可能會承受的后果。

        “去死吧!”白靈改變了心思,一聲怒吼后,小結界消失。

        毒人瞬間都沖上去,小王將軍在慘叫聲中,徹底埋骨于此。

        白靈不敢浪費時間,急忙去毀小王將軍所供出的那些個秘密基地。

        同時,那些暗樁,以及林軍師,都被白靈禁錮在空間中,讓他們一世為奴。

        怕邊關沒有了將領,會影響城池的安全,白靈又用了一日的時間,在副將中選取了一個在軍民心中頗有威望的中年將領,暫時替代了小王將軍的位置。

        有新帝給的空白圣旨,白靈剛好可以臨時授命官員,但如此大的事情,也必須要通過秘密渠道,以最快的速度送往京城,上達天聽。

        知道南宛國不干凈,沈靜禾在處理完邊關的事情后,便駕馭空間,一路朝南宛國趕去。

        不論南王國有多少毒人,有多少人贊同這次的大戰,白靈都不能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至少,要減少毒人的數量,減少悲劇的發生。

        然而,當白靈抵達南宛國的時候,才知道什么叫做死城。

        不止一座城池,城墻上都掛著紅色的布巾,就連將士們也都在胳膊上系著紅布條。

        可城池之內,除了老弱婦孺之外,竟然都成了毒人。

        而普通百姓似乎都習以為常,與毒人和平相處,并且無償的提供食物。

        只因為,這些毒人之中,都是百姓們的親人,他們是否贊同國家這般做,都不忍心讓親人去死。

        在一個小巷中,白靈給自己喬莊了一番,扮做丑八怪的樣子才現身,去了一家面館。

        見別人都在吃面,白靈隨手指了指鄰桌吃那種,揚聲用南宛話喊道:“給我來一碗?!?

        伙計抬頭看了白靈一眼,轉身去了后廚。

        其他吃面的人,則一個個的都是面無表情。

        白靈暗自打量,發現吃面的人,要么就是老者,要么就是婦孺,竟然也沒有壯丁。

        或許是因為滿城毒人的緣故,百姓們都失去了生氣,一個個如同行尸走肉般,不得不活著。

        “娘,我長大了,是不是也要和爹一樣,被他帶走,然后變成再也不認識娘的人了?”一個六七歲的男童,忽然抬頭問道。

        面無表情的婦人,忽然抬起頭來,痛苦的摸摸兒子的腦袋。

        “沒事的,得你成親幾年后,才會帶走你的?;蛐懟歉鍪焙蚓筒揮么闋吡??!備救舜趴耷壞?。

        面館不大,母子倆的對話,所有人都聽得到。

        原本都木訥的人,這會都哽咽起來。

        可見,這些老百姓并非自愿的配合朝廷。

        白靈的南宛話并不精通,當初是因為和南宛國的人有仇,故而特意學了幾日,只會一些簡單的話語。

        此刻聽到這也的話,白靈的心里很不舒服。

        不管是哪個國家的百姓,只要不面臨國破的情況下,誰愿意打仗呢?

        可上位者,只管自己的權勢是否滔天,根本就不在意百姓們的死活。

        一碗清湯面,白靈只吃了幾口,根本就咽不下,起身準備離開。

        “姑娘,浪費糧食是有罪的,說不定哪天,朝廷再征稅,就是這面也沒得吃了?!幣慌緣囊晃煥險?,嘆息著開口。

        “大爺,我心里難受,吃不下?!卑琢楹熳叛劬?,做抹淚的姿態離開。

        確定這里的百姓并不支持朝廷的做法,那么南宛國便值得救,而不是要全部毀滅!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民间自愿互助理财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2号 贵州十一选五的直播走势图 深圳风采开奖改为只录不播 吉林十一选五怎么玩 山东十一夺金开奖查询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 手机打字赚钱教程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贵州快三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指南 30选5什么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11选5规则 沪深股票指数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