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撤訴 作者:微微透心涼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4-02
  •     林晚把今天陳立然來過的事情告訴厲梓晟,厲梓晟本來還是散漫的神色瞬間嚴肅起來,林晚還以為是這件事有點不好處理,剛想要說什么,就聽見厲梓晟扳著她的肩膀冷聲問道:“你跟他還有交往?”

        林晚都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好了,什么叫做交往啊,人家過來真的是為了陳瀟媛的事情。不過林晚這句話沒有辦法在厲梓晟的面前說出來,因為他已經一俯身叼住了林晚的嘴唇,輾轉反側之中,她竟然真的說不出話來。

        林晚只能使勁的推著他的肩膀:“做什么做什么,趕緊起開?!?

        厲梓晟就像是被人覬覦了寶石的兇獸一樣,“他對你圖謀不軌,真的以為我

        林晚悶聲笑了:“你真的是啊,這是什么地方的老酸醋了,竟然還被你翻出來吃?!?

        厲梓晟對于她的回答很不滿意,在她的腰上下黑手摸了一把,林晚的腰一軟,他順勢就把人攬到了自己的懷中,抱緊了就算是林晚自己也沒想掙脫出去。

        關鍵是林晚也沒想過掙脫啊,她懶散的靠在厲梓晟的胸口位置,伸手自己揉揉自己的腰,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碰觸這個地方從來都是沒有事情啊,但是厲梓晟一伸手她就不受控制。

        厲梓晟低聲笑起來,不過話題又回到剛剛:“那你說他來是為了什么?”

        林晚翻了一個白眼:“他說他妹妹沒有那個腦子做出來這些事情?!?

        厲梓晟嗯了一聲,不置可否。

        但是林晚卻聽出來了點其他東西:“你該不會一開始就是知道的吧?”

        厲梓晟似笑非笑:“你認為呢?”

        這還有什么好認為的,肯定是這樣啊,否則厲梓晟的表情不可能如此的淡定。

        林晚氣呼呼:“那你為什么不跟我說?”

        厲梓晟:“是你自己不想摻和這些事情的,不是嗎?”

        這話說得其實也沒錯,林晚就沒有管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了,因為她甚至厲梓晟是斷然不可能讓人欺負到她頭上的,但是想想還是有點郁悶啊,“但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跟我說啊,這樣可是有點獨斷啊?!?

        厲梓晟的眸色很深,但是他特意避開了林晚的眼神,所以林晚沒有看見。

        以前的林晚如果知道了他故意攔著消息不告訴她,肯定會跟自己鬧上一場的,但是現在她并沒有。

        厲梓晟眼眸中都是強占的欲望,她已經對自己產生了依戀,終于不再是游離于自己的生活之外了。

        他低頭在林晚的發心輕吻了一下:“乖?!?

        林晚的眼皮很沉,她小幅度的眨巴兩下,“別整天對我說這個字,小孩子兮兮的?!?

        厲梓晟笑笑,沒說話。

        要是真的能把她寵回孩子的模樣,那才是他最成功的事情。

        林晚并不知道他現在腦子里在想些什么,使勁往他的懷里面縮了兩下,口齒不清的吩咐道:“把我抱上去啊,我想睡覺?!?

        厲梓晟柔和的吻在她的唇角,“好,我知道的,放心睡吧?!?

        厲梓晟對于陳瀟媛的事情其實沒怎么放在心上,畢竟就是一個不重要的小棋子,但是陳立然跑過來說的那么幾句話,林晚肯定是有點感觸的。

        果然第二天,林晚就一本正經的問他:“干脆撤訴吧?”

        厲梓晟把手上的文件暫時擱放,“為什么會突然這么說?”

        其實也不算是突然了,從昨天陳立然走之后林晚就一直在想。

        “賣陳立然一個面子?”厲梓晟聽著嗤笑了一聲:“你不單單是賣他面子吧?”

        林晚抿著唇,“好吧,說白了就是不想跟他再有什么糾扯,我跟他的關系也就是到此為止了?!?

        但是厲梓晟還接著說道:“你想到到此為止就真的能如你所愿?”

        “陳立然畢竟是搞學術的,這種人都是要臉面的,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并且我也給了他這個面子,他定然是不會再來找我,不是很好嗎?”

        厲梓晟哼笑一聲,“你想的倒是很好啊?!?

        但是陳瀟媛這個人也是不可能再讓她出來晃悠,“可以,但是她已經神志不清,還是住療養院才是正確的選擇,你認為呢?”

        林晚哼了一聲:“這些事情你也不用跟我說,自己想做就做唄,你自己跟陳立然商量去吧?!?

        她轉而穿上外套,甚至去畫了一個淡妝,厲梓晟瞬間警惕起來:“去哪兒?”

        林晚恢復記憶最不好的一點就在于,她不再是一直呆在厲梓晟的身邊了,這讓厲梓晟有點煩躁。

        林晚卻是一眼看出來了他的躁動,直接在他的嘴唇上嘬了一下:“去見谷杏越,她已經跟其他的股東商量好了,順便去把合同的事情敲定?!?

        厲梓晟也想要站起身跟著,林晚趕緊把他攔?。骸拔胰グ煺?,你跟著做什么?你是還沒有斷奶的孩子嗎?”

        厲梓晟眼神凌厲,但是林晚卻莫名的看見了他身后一甩一甩的尾巴,看樣子竟然是有點委屈了。

        林晚無奈的笑著:“這樣,我談完了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接我怎么樣?”

        這已經是退步了,厲梓晟知道如果自己再任性下去,林晚沒準能一甩頭就利索的走。

        他幽深的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已經是留不住你了,你去吧?!?

        這話怎么聽著那么像是怨婦呢?

        林晚忍著笑,趕緊拿上自己的手挎包離開這里,她覺得自己要是真的笑出聲來,厲梓晟沒準會兇性大發把自己按住。

        谷杏越本來等著還是有點忐忑的,但是林晚帶著笑進來,讓她的心一瞬間就平定下來,“林總?!?

        林晚笑道:“不用這么客氣,我跟你相交完全是看中了你的才華?!?

        林晚分明比她還要小上六七歲,但是真正嚴肅起來的時候谷杏越還是沒能把她當成平輩相待。

        兩個人順便是約了一次午飯,林晚出來的時候耍小聰明沒有跟厲梓晟說明白,但是半個小時以后厲梓晟的電話準時打過來了。

        林晚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接個電話?!?

        谷杏越倒是沒覺得有什么,林晚站起來去一邊,“喂,怎么打電話過來了?”

        厲梓晟的聲音聽上去不怎么好?。骸澳悴換乩闖暈綬沽??”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