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都市言情-> 《慕林》->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分道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分道 作者:Loeva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3-25
  •     香桃去金萱堂尋了大金姨娘說話,隨即便向謝慕林稟報了事情經過。

        她道:“當時蜜蠟直接把匣子塞進了卞大姑娘的丫頭手里,我不好當著人家的面搶回來,又不知道匣子里裝的是些什么,只好眼睜睜

        謝慕林聽得皺起眉頭,倒也沒有埋怨香桃什么,她知道香桃已是盡了力了。

        謝映慧聞訊趕來,一進門就正好聽到了香桃的話,氣憤地說:“我就知道三丫頭定會作妖!那卞家的丫頭也是蠢笨如豬,一次又一次地上三丫頭的當,他們家也不知道是如何教女兒的!”

        謝慕林安撫她說:“大姐別擔心,我們看好了三妹妹就行了。過幾日她就要隨我們回老家,就算她想搞事,這么短的時間里,又能搞出什么來?程篤如今病得厲害,根本不可能外出見人,卞家人更是決定不了外孫的婚事,有什么可擔心的呢?”

        謝映慧只是冷笑:“天知道三丫頭那副胸有成竹、死不悔改的模樣,是哪里來的底氣?依我說,索性別讓她有機會出門,最好連卞家人上門都別理會了,更不能放她去見卞家女兒,看她還如何能作妖!”

        謝慕林想了想:“三妹妹與卞大姑娘約了在外見面,時間恰好是在承恩公夫人出殯當天,卻不知道地點是在哪里?”

        謝映慧說:“這還用問么?她特地跟我們提議,早些趕到報恩寺外住店,自然是約在寺中見面。那報恩寺地方大得很,時常也有官眷前去燒香禮佛。三丫頭跟卞家混了幾個月,想必知道把他家的人約到報恩寺去并不難。到時候哥哥與我都不得空,你興許也要陪我到寺里去,除了她的生母,就沒人看管她了,她正好偷摸著行事呢!等見面之后,她就可以再哄騙卞家助她攀附程篤了,興許還要再次厚顏無恥地賴在別人家不走!

        “依我看,既然三丫頭不肯跟我們走,索性就別讓她靠近報恩寺了,過兩日派下人把她直接送到碼頭附近安置,多派幾個人看管。等事情完了,我們與大哥去碼頭捎上她,直接登船離京,豈不省事又省心?!”

        謝慕林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多派幾個人守著她,最好連金姨娘與蔣媽媽都叫上,省得幾個丫頭婆子壓她不住,叫她鉆了空子?!?

        謝映慧冷笑:“那是自然,叫咱們家負責押送大件行李的下人都跟著她走,看緊了門戶,絕對不許她出門!本來這才是正理,若真帶上她去送外祖母最后一程,沒得叫我惡心!我若不是肩負著長姐的責任,誰耐煩跟這種沒臉沒皮的賤蹄子糾纏?!等回了老家,我把人交給你們太太,就再也不管她死活了!”

        謝映慧氣沖沖地離去,謝慕林與香桃對看了一眼,都露出了無奈的神色。

        姐妹倆簡單吃了一頓午飯,連午睡都免了,迅速帶人收拾了行李,分派了下人的職司,終于趕在太陽偏西之際,坐上了出門的馬車。

        謝慕林先帶著翠蕉、香桃與謝映慧主仆一行五、六個人,帶著細軟與近日生活所需用品,坐馬車前往報恩寺附近,謝顯之提前租好的宅子,與兄長會合。綠綺則負責整理好謝映慧院子里需要帶回湖陰的物件,蔣婆子也要整理好謝老太太的東西,二月二之前,齊齊在蔡老田的協助下,直接前往三山門外的碼頭。毛掌柜已經在那里訂好了客店的獨立小院。到時候,大金姨娘需要帶著女兒謝映容,跟著這支隊伍一齊入住客店小院。由始自終,她們都要處于男女仆婦們的層層“?;ぁ敝?。

        為了盡可能低調出行,謝慕林與大姐謝映慧索性坐了一輛馬車,車上除了她們,就是香桃與另一個丫頭,翠蕉在后頭馬車上看管行李。姐妹倆才出了門,還未轉上大道,便叫另一輛馬車攔住了去路。

        謝映慧留在車中的丫頭掀起簾子瞧了一眼,便臉色大變地喚了一聲小主人:“大小姐!”謝映慧湊過去看,臉色也很難看。

        來的正是早上見過的那位平南伯夫人的心腹婆子。

        那婆子看起來滿頭大汗的,臉上帶著不自然的諂媚笑容,直奔到謝映慧姐妹的馬車前:“表姑娘!表姑娘!這是怎么說的?早上也沒聽表姑娘提起,怎么好好的要出門去?!這是要上哪兒呀?”

        謝映慧咬牙道:“我心里惦記著外祖母,想提前到報恩寺住著,先替她老人家燒幾日香,祈幾日福,不行么?!該說的話,我都說過了,你還要來找我,煩不煩?!一天到晚要來打攪我幾回?!我可不象你們家主子那般不講究,我對長輩孝順得很!”

        那婆子的臉色黑了些,不過想到主母的吩咐,還是勉強維持住了笑臉:“表姑娘別惱,小的只是不知道您要上哪兒去,才一時著急了些。您要去報恩寺為老夫人祈福,誰敢攔著您呢?只是您一個人住進寺里,未免清冷寂寞。我們夫人說,讓大小姐給您作伴呢,也是讓大小姐給老夫人盡孝的意思。卻不知道表姑娘是訂了報恩寺哪座齋院?我們也好送大小姐過去?!?

        謝映慧冷笑:“不必了!曹大小姐哪里是能清心寡欲正經守孝的人?沒得礙了我給外祖母盡孝。親爹死了,她都不顧重孝在身,整日想著嫁男人。如今祖母死了,想必她就更不在意了!她要去,只管自個兒去,拉上我做什么?我自有姐妹相伴,亦有丫頭婆子侍候,一點兒都不清冷寂寞。你們大小姐若是嫌清冷寂寞,又何必勉強自己去裝孝子賢孫?!”

        她喝令隨行的壯婦把那婆子趕到路邊,命馬車夫徑自前行,很快就把那婆子甩到了身后。

        謝慕林看到謝映慧一副松了口氣的模樣,不由得笑說:“我看大姐挺有威勢的,就這樣對付平南伯府來人就好,其實沒什么可怕的?!?

        謝映慧有氣無力地搖頭:“你不知道他家能做出什么事兒來,不可不防。更何況,我對著他家的下人,還能耍耍威風,若真遇上舅母與表哥、曹文鳳,哪里還撐得起架子?索性避開了省事?!?

        謝慕林想了想:“騙他們說,咱們是住在報恩寺里也好,省得叫他們纏上來。只是奇怪,好好的,曹文鳳說要來給你做伴,是幾個意思?他們不是知道,我們送完承恩公夫人最后一程,就要離開了嗎?曹文鳳還能打你什么主意?”

        謝映慧沉下了臉:“反正不是好事兒,我們躲遠著些就是!”

        ()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