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說什么 作者:我不白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29
  •     褚西只是笑笑,沒有什么特別的情緒,也沒有給他解惑的意思,只是就著車燈的光,

        晚七點。

        “我來開一會兒,你再休息一下?!癟椅骷源蠡⒁芫?,擺擺手,說,“我看過地圖,知道怎么走?!?

        這車里有交通圖,上面有一條鉛筆淺淺劃過的痕跡,痕跡兩端之一是機場。

        趙大虎沒有讓出駕駛位,憨憨說,“我精神很好的,你要是看到我想打瞌睡的時候,跟我說說話就行?!?

        褚西點點頭,不再勸,視線轉移到外面,天已經黑透,上面零星地布著幾顆星子,低低矮矮的,好像伸手就能夠到。

        車一路不停地開著,有時候,褚西還能看見遠處雪亮的山頭。

        夜里十二點,趙大虎找了個臨時停車的地方,解決了個人問題,回來拿了褚西的保溫杯和自己的軍綠色水壺,給人家一毛錢,灌滿了熱水回來。

        褚西已經在駕駛位坐著了,趙大虎愣了一下,只好上了副駕駛。

        “褚西,首都很大嗎?”趙大虎問。

        他沒有去過首都,對那兒一直很好奇。肖工家是首都的,趙老大也去過首都,只是他們兩個都來去匆匆,說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他怕耽誤他們時間,就沒有問過他們。

        褚西一頓,現在的首都肯定沒有后世大,也沒有后世繁華,說大其實也不是那么大的,畢竟還沒有向外擴展那么迅速。

        但,

        “首都……”褚西瞇著眼,將這兩個字在嘴里停頓了一會兒,才輕笑著說了一句,“以后會更大?!?

        那就是說現在就已經很大了啊。

        趙大虎得到答案,咂摸了兩下嘴巴,又問了天安門,問了長城,問了故宮,得到褚西詳盡的解答,他終于停下問話,整個人愣愣的,像是在消耗褚西說的這一切。

        凌晨一點,兩人換了位子,由趙大華開車。

        這一次,直到早上六點,都沒有換人。

        西北早上六點,天還黑著,一直要到九點左右才會亮起來。

        但現在,很亮。

        路上因為崔軍海和薛愛空,耽誤了些時間,又因為下雪,本該六點到基地家屬區,現在還差著一截。

        趙大虎小心翼翼地開著車,還安慰褚西,“很快了,很快咱們就到了?!?

        褚西這會兒已經不想說話了,坐了這么久的車,她渾身都僵硬了,尤其是脖子以下,有一種鈍鈍的木。

        她只能不停地按摩腿腳,不停地換坐姿,才能稍稍緩解一些。

        “你好好開車?!癟椅魈а劭此?,“不要說話?!?

        她脾氣不好,這會兒難受得有些想遷怒人。但趙大虎太憨厚,她怕這孩子被她罵了之后,會真的把她氣極的話記在心里,給人家沒心沒肺的人生添上一抹黑。

        “哦?!閉源蠡⒂α艘簧?,不敢再說話。

        他之前覺得褚工的女兒很好說話,溫溫軟軟的。現在褚西說話他都不敢看她……

        跟領導趙常的一樣,笑的時候讓人掏心掏肺啥話都說,板著臉的時候,嚇得人大氣都不敢出。

        趙大虎這會兒開車有些慢,慢得褚西太陽穴直跳,但她也沒有出聲。

        后世因為技術先進,工作效率高,財力雄厚,道路上的雪幾乎存活不到三五個小時,就被清理干凈。

        所以,她幾乎沒有在雪地上開過車。

        這會兒自然也不會逞能。

        又開了兩個多小時,終于在天亮的時候,趕到了離基地最近的一個縣。

        趙大虎簡直喜極而泣,他被褚西的低氣壓給壓得差點喘不過氣了。

        “咱……先吃點東西?”

        褚西板著臉點了點頭,卻沒有應聲。

        趙大虎小心地開著車,到了一家他有機會就去的小店,以期褚西能看在美食的份上,別板著臉。

        褚西下了車,卻沒有抬腳往店里走,而是抿唇靜靜站在車子邊。

        她有點想吐。

        頭也有點暈。

        “你想吃什么?”趙大虎小心問,“我先去點,來這家店吃飯的人很多……”

        這是西北幾個省相連的一處,吃食上雖有些混雜,但也大差不差,牛羊肉和面食幾乎占據全部江山。

        “清淡的?!癟椅魎黨穌餿鱟忠丫羌?,說完轉身,似乎像是在觀察周圍環境。

        她本來就白,這會兒也只是從瑩潤的白,變成了蒼白,趙大虎沒覺察出什么不對,點點頭就進去了。

        等趙大虎一走,褚西繞過車子,找了個人問廁所在哪兒,結果卻發現能說普通話的人寥寥無幾,好不容易碰見一個,說的普通話卻聽不懂。

        胃里翻騰的難受,生生把褚西眼里逼出了淚光,她吐出一口氣,準備再接再厲,就見一個跟這邊人長相不太一樣的人走過來,旁邊還跟這個剛才她問過路的人。

        “剛才她說,你想問廁所在哪兒?”來人是個中年女人,普通話雖不標準,但卻能懂,聽著像是豫省人。

        褚西才點頭,她就領著人往廁所去,笑得滿臉淳樸,“我們是七九年遷到這兒的,那時候說這邊地多得種不完,就全家搬來了。當時也是聽不懂這邊的話,只能連比帶畫的……”

        說到這兒,沒忍住笑了一聲,自來熟地差點把家底都抖落了個干凈。見褚西不煩,就說,“我們先開始種地,后來國家允許做生意了,我們就開了個小店,賣胡辣湯和燒餅?!?

        這些簡單,而且不費菜,有蔥和土豆粉絲就行。

        “我們做胡辣湯,都是改良的,貼近這邊的習慣,里面放土豆?!迸慫底胖逯迕?,嘆了口氣,“青菜太貴了?!?

        褚西聽著,心里咯噔了一下,忍著難受去看女人,就聽她頗有些感慨地說,“我們那邊的胡辣湯里哪放過土豆啊……”

        眼見著廁所快到了,女人止住話頭,“你快去,我等會兒再送回去,別你待會兒找不到路?!?

        就看這姑娘穿的這輕薄的一身,她就知道,這姑娘是頭回到西北。不然,怎么也得是大棉襖大棉鞋厚圍巾啊,再不濟也得有個厚實的軍式大衣……

        中年女人看著褚西的背影,嘖嘖有聲,瞧瞧這飄飄的衣服,跟沒有分量一樣,怪不得臉都白了。

        臉白但暖和的褚西吐出胃里的酸水之后,擰開保溫杯漱了漱口,這才出來。

        “姑娘冷不冷?縣里有賣棉襖的地方,你要不要去買一件?”這姑娘看著挺貴氣的,手指也細白柔軟,應該不差錢。

        褚西說了聲謝謝,搖頭拒絕。

        她不喜歡把自己裹得太嚴實,來之前買了很多輕薄但極保暖的衣服,都抽成真空放在了箱子里。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