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通知 作者:沉默的笙簫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2-06
  •     萱憂的身體剛剛接觸毒物,將其毒素煉化,她還未曾完全適應毒靈力,不過經過一夜休養,她已經好多了。

        響午時分。

        萱憂瞇著眼坐在院子中,等著魏天席過去,好去帶她

        幻毒種植這種靈技修煉并非一日之功,而且需要大量的毒物。她現在還不能嘗試別的毒物,只能用血衣紅,等她身體完全適應了,達到一個點之后,她才能選擇比血衣紅更毒的物品。

        “小姐,已經到了響午,需要我為你準備午餐嗎?”水蓮走過來詢問道。

        萱憂搖了搖頭:“不用了,你先下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萱憂看到遠處的魏婉怡,走的方向好像是朝自己來的。萱憂不由的皺起眉頭,暗想:她來做什么?

        難不成!

        萱憂猜出了一些,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還沒等她思維落定,就見到魏婉怡站在院子外叫道:“四妹,剛才遇到三弟與兮晨表妹兩人,我向他詢問了你的消息,說你沒有外出,就在家呢!這不我就過來看看你?!?

        “二姐來的正好,我栽種的血衣紅剛好長成,倒是供我們兩人欣賞?!陛嬗瞧鶘?,朝著魏婉怡走了幾步,開口道。

        魏婉怡聽到這話,剛才只顧得想事情和萱憂說話了,倒是沒有仔細看。

        “血衣紅可是有毒靈植,四妹怎么有這個興趣愛好。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命喪黃泉。過幾日我差遣府中藥師多煉制幾枚解毒丹,以備不時之需?!?

        萱憂沒有接話,自顧的介紹道:“血衣紅雖不比鮮花,可是也獨特性。我很喜歡,不知道二姐喜不喜歡?!?

        魏婉怡白了萱憂一眼,她雖不怕這血衣紅,可是面對滿眼一片,她還是有些心虛的,冷哼道:“四妹真是說笑了。這次我過來四妹這里,第一是來看看四妹,這第二是來通知四妹的?!?

        “魏侯府中一年一度的同輩較量賽在六天后開始舉行,凡是魏侯府中的同輩都是要參加的。四妹剛來魏侯府,這些情況自然不知曉,不過不要緊,你要是不想參加的話,我可以給父親說一聲?!?

        “凡是都有一個特例,畢竟四妹可是五級元脈,不參加這種小活動很正常的。倒是我可惜了,少了一個切磋的對手?!?

        萱憂聽到這話,眉頭一皺,隨即釋懷一笑:“既然二姐親自將這消息告知,我那有不去的道理,只不過是同輩較量而已,又不是生死相斗?!?

        魏婉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已經心滿意足,開口道:“四妹身體無礙,這消息我也傳達到了,就先回去了,不打擾四妹賞血衣紅了?!?

        魏婉怡大步離開,萱憂起身相送,等魏婉怡離開之后,在一旁的水蓮開口:“小姐剛入元武,雖然是五級元脈,可實力終究比不過那些修煉三四年、七八年的人?!?

        “二小姐傳達這樣的消息,就是想當眾羞辱小姐你?!?

        “她剛才不是說了嗎?她也參加,也就是說,只要是魏侯府中的同輩,都會參與進來,若是我不參加,只會引發同輩不滿,以為我居天賦卓絕而自傲,看不起他們?!?

        “她忘記了我的出生,不知道我的經歷,以為我會很在乎一些與我無干系人的看法,只不過是參加而已,我正想練練手,若是打不過了,我就認輸?!?

        萱憂腦海中浮現自己未曾開打就認輸的樣子,抿著嘴笑了起來。

        倒是旁邊的水蓮,雙眸微瞪,有些驚訝,她著實沒有想到,會從萱憂嘴中說出認輸兩個字。

        要知道,身有五級靈脈的元武,本身就會帶著自傲神色,絕口不提認輸二字??墑竊讞嬗欽飫锏故潛淞搜?。

        “還有六天的時間,我可要好好修煉一番,你就不用日夜伺候了,這六天你可以隨便走動,想去那里就去那里?!?

        萱憂將話說完,便獨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枚局種菜丫芄皇褂?,不過這初期沒有太強的殺傷力。若是想在六天后的比賽中脫穎而出,她還需要準備。

        從抽屜中取出卷軸,這份卷軸就是當初魏天席特意為她找的,名為穿刺,是攻擊靈技,這六天時間她倒是可以好好練習一番,作為她的底牌。

        只不過,她這個院子根本不適合練習,去魏侯府的練武場,她又不習慣。

        就這樣,她決定等著魏天席過來,到時候再和對方商量一下,看看有沒有合適自己修煉的地方。

        這一整天她都在熟悉幻毒種植,她發現這個靈技,除了不停的吃毒外,真的沒有其他方法升級了。

        可能就算他實力頂天了,也不可能使這幻毒種植有什么變化。

        等到萱憂吃過晚飯,這才看到魏天席的身影。萱憂冷嘲道:“三哥倒真是個重色輕友,昨日不是說了帶我去見奴隸主,今日讓我等了那么久?!?

        “四妹,我也沒有辦法,母親下了命令,讓我陪著田兮晨,途中我也想抽身離開,那田兮晨很是黏人,我也沒有辦法?!?

        “不過我發現了一件事,非常重要?!彼底?,魏天席擼起袖子,將系在手腕上的紅繩顯露出來。

        “我發現不知何時,這紅繩竟然有很小一段黑色,當初可全是紅色?!?

        萱憂仔細看了一眼,確實發現有很小一段是黑色,疑惑的問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我也是剛發現的,想必我有意疏遠對方,這紅繩得到感應,就會變黑,等這紅繩徹底消失之后,我就可以讓父親退了我與兮晨表妹的婚事了?!?

        “你的事情還是個謎,倒是先和我說說,奴隸主現在在哪里?還有一件事,我想修煉穿刺了,可是我沒有合適的地方,不知道你有嗎?”萱憂開口問道。

        “我這次過來就是帶你過去,至于你要修煉的地方,府中有練武場,相對獨立,以你的天賦和身份完全可以要一個獨立的練武場?!?

        聽著魏天席的話,萱憂有幾分驚訝,獨立的練武場,這倒是滿足自己的要求。

        “若是你想要的話,你倒是可以先去我那里,隨后我就帶你去見父親,獨立的練武場都是需要申請,父親同意之后才能獲得?!?。

        就在這個時候,還不等水蓮通傳,坐在院子中的萱憂已經瞟見魏侯。沒想到剛剛說到,就出現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