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柳長恭 作者:祖安文科狀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2-31
  •     吳老聞言一驚,指著孟空道:“小兄弟,你不愿意將靈芝賣給我就算了,但是這話可不能亂說??!你知不知道面前這位是誰!”

        “吳老?!崩先蘇饈笨人粵肆繳?,沙啞開口,伸出了一只手。

        司機連忙扶起老人,孟空注意到,老人伸出來的那只手皮膚都已經成了青黑色,看上去很駭人。

        “二爺!”吳老退到老人身旁,扶住了他另一只手。

        “小兄弟,你能看出我這病癥?”老人面朝孟空,一邊咳嗽一邊問道。

        “我說了,你這不是病?!泵峽盞?。

        “可有治好的希望?”老人語氣帶著希冀又問道。

        這么多年了,孟空是第一個真正說出他病癥所在的人!

        其實老人心里知道自己這一身惡疾是怎么染上的,他也知道孟空說的是實話,他這確實不能算是病了。

        老人不懂孟空說的什么陰邪纏身,他只知道自己中的,這是一種詛咒。

        “治不了,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泵峽氈掣核值?。

        “唉,我何嘗不知……”老人嘆了一口氣,沉默了良久,才向吳老招呼道:“罷了,扶我回去吧……”

        “二爺,那靈芝?”

        “小兄弟說了,靈芝救不了我,走吧?!崩先艘∫⊥?,在吳老和司機的攙扶下回到了車上。

        孟空看著奔馳大G駛遠,目光微微閃爍著,有些猶豫。

        他其實是能幫老人的,不說讓他完全恢復健康,但驅除體內陰氣,讓他多活幾年,還是能辦到的。

        只不過孟空怕暴露了手段后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一個上午平靜度過,孟空將剩下的茶壺、茶盞也都鐫刻了靈紋,在臨近中午時,齊東陽開車來找到了他。

        “孟空,你不是要跟著去給柳老板的長輩看病嗎?走吧!”一進書店門,齊東陽就喊道。

        孟空早就準備好了,還早早就讓阿大去買了一副銀針備用,當下拿上針袋就和齊東陽上了車。

        在齊東陽的保時捷后面,還跟著兩輛奧迪,坐著他從各大醫院起來的名醫。

        車上,齊東陽一邊開車,一邊向孟空道:“孟空,你猜柳老板說的那個長輩是誰?”

        “誰?”孟空隨意問道。

        “柳長恭,聽說過這個名字吧?”齊東陽說完通過后視鏡看了一眼孟空,卻見孟空神色平淡,一點也不驚訝。

        “聽說過,吳中商業奇人?!泵峽盞懔說閫?。

        “你不驚訝?”齊東陽問道。

        “這有什么驚訝的?”孟空瞟了眼齊東陽。

        “柳長恭當初生意做得可是比我家現在這規?;勾?,卻在鼎盛時期將所有產業全部捐了出去,做了慈善,這件事當時震驚了整個吳中市乃至江南地區,現在就要見到他本人了,你就一點也不激動嗎?”齊東陽問道。

        孟空笑著搖了搖頭:“他這種事如果發生在上京,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只會讓人猜想他是得罪了誰?!?

        “呃……”齊東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兩人看問題的角度好像不太一樣。

        車隊駛離市區,來到了城郊一座莊園,這莊園占地二十畝,周圍環境清幽,倒是個修養的好地方。

        這里便是柳長恭住的地方,整個莊園都是屬于他的,莊園里里外外安保眾多,布置奢華,可見柳長恭即便是退出了商圈,但手中的經濟實力卻一點也不差。

        進了莊園大門后,齊東陽的保時捷就被攔了下來,車輛最多開到這里,剩下的路他們要步行走過去。

        把車鑰匙丟給柳家的人去停車,齊東陽和孟空抬步向著別墅主屋走去。

        在來之前他就和柳老板通過電話了,知道應該去哪里。

        一眾被齊東陽請來的醫生跟在他們后面,大氣都不敢出。

        當孟空和齊東陽來到別墅主屋的時候,主屋的客廳內已經坐了不少人,其中就有孟空昨日見過的吳晉和胡立丘。

        “呵呵,齊少也來了,還帶來這么多醫生,這是要在柳家開醫學交流會嗎?”吳晉一見齊東陽,就開口嘲諷道。

        至于孟空,則被他無視了。

        在他看來孟空不過就是齊東陽的一個小跟班。

        一群醫生聽到吳晉的話都把頭低了下去,他們知道現在別墅里這些人沒一個是他們惹得起的,還是別說話最好。

        “我帶來的都是吳中各大醫院最好的醫師,還有從江都請來的周永良教授,也已經在路上,最多半小時便可到這里?!逼攵羝沉艘謊畚飩禿⑶?,輕哼一聲道。

        周永良這個名字孟空聽著有些耳熟,稍一回想便想起來了,好像是省醫院的副院長,彭建當時那假靈芝的鑒定書上,簽的就是周永良的名字,沒想到齊東陽連他也請了。

        “齊東陽,你當這是菜市場呢?帶這么多人來?你覺得柳長恭柳老爺子能有那么好的精力,讓你這些人挨個去檢查一遍嗎?”吳晉面露冷笑,目光很是不屑地掃過一眾醫生。

        齊東陽表情一滯,他事先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哈哈,我看他請的這些人里,也就省醫院的周永良有點希望,其他人就別去丟人現眼了,柳二爺得的可不是什么小病,不是你們能檢查出來的?!弊諼飩砼緣囊幻心昴兇蛹バΦ?。

        “你又是誰?”齊東陽皺眉看向中年男子。

        “忘了給齊少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省中醫協會的副會長嚴開倫神醫,我聽嚴神醫說你昨天還給他打電話請他幫忙了,只不過他沒有答應你,怎么今天齊少你就不認識嚴神醫了?”吳晉冷笑道。

        “嚴神醫的電話是我朋友給我的,我沒見過他自然不認識,這有什么奇怪的?”齊東陽臉色沉了下來,他昨天專門調查過江南地區有哪些名醫,自然知道嚴開倫在江南醫學界有著怎樣的地位。

        沒想到他拒絕了自己的邀請,轉身就和吳晉一起來了,這要是一會兒柳老爺子的病真被嚴開倫給治好了,那自己可就得和天逸荷說再見了呀!

        齊東陽拿出手機,給周永良發了個短信過去,問他還有多久能到。

        怎么著也得搶在嚴開倫之前先去看看柳老爺子。

        “別那么緊張,有我呢?!泵峽張牧伺鈉攵艫募?,看著二樓方向,神色古怪道:“說不定這位柳老爺子,我之前見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免费股票查询 股票 投资 在线配资网先到尚牛在线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 广西快三赔率 股票模拟训练软件 指南针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 极速时时彩是私人的 涨停*股票 浙江11选五5专家推荐快赢网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号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幸运赛马app官方下载 可以玩青海快3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