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都市言情-> 《絕代神婿》-> 第二十五章 他就是那位神醫?
第二十五章 他就是那位神醫? 作者:祖安文科狀元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2-31
  •     吳老聽到孟空的聲音,再聽到他報的名字,臉上瞬間露出了驚喜之色。

        坐在輪椅上的柳長恭也是神色一動。

        “爺爺、吳老,您二位認識孟空?”柳老板注意到了吳老和柳長恭的神色變化,頗為詫異地問道。

        “當然認識,快請孟小兄弟進來!”吳老哈哈一笑道。

        孟空緩緩走到屏風前來,目光在吳老和柳長恭身上掃過,微微點了點頭,問道:“可以開始了嗎?”

        “開始什么?”吳老愣了愣,在孟空身上打量一陣后問道:“孟小兄弟,你沒帶靈芝來?”

        “為何要帶靈芝?”孟空看向吳老。

        “你不帶靈芝怎么治二爺?”吳老問道。

        “誰告訴你治他需要靈芝?”孟空翻了翻白眼,指著柳長恭道:“體內有陰氣,那便將陰氣驅除,所有病癥自然不治而愈?!?

        “陰氣?”吳老皺了皺眉,他還記得早上孟空說過的話。

        當時孟空說柳長恭根本就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而是陰邪纏身。

        現在孟空又提起什么陰氣,這已經不是醫學的范疇了。

        “孟小兄弟,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一口咬定二爺他是陰邪纏身,但是……”吳老遲疑著開口,想要說點什么,不過被柳長恭抬手打斷了。

        “吳老……我相信小兄弟,讓他治吧……”柳長恭的聲音很無力也很小聲,但在這房間里的幾人都聽見了。

        柳老板神色微變,向柳長恭問道:“爺爺,孟空和吳老說的陰氣和陰邪纏身是什么意思?你的身體……”

        “別問了,你們出去吧……我和小兄弟單獨聊聊……”柳長恭似乎發出了一聲輕笑,然后揮了揮手,示意吳老與柳老板出去。

        吳老嘆了一口氣,朝柳老板搖了搖頭,帶著她走了出去,順便將房門給拉關上了。

        確認他們離開后,柳長恭雙手放到輪椅扶手上,輪椅在他的操控下向著一旁移去,孟空跟在后方,來到了里間一張書桌前。

        “麻煩小兄弟幫我拉開第三層抽屜?!繃すе噶酥甘樽?,朝孟空微微一笑。

        看著他的笑容,孟空眉頭微微一皺,問道:“你想給我看什么?”

        “我能感覺得出,小兄弟你對我有什么誤會……咳、咳咳,早上小兄弟你一句話,就讓我知道……知道你肯定是一位高人,你肯定看出來了……”

        柳長恭虛弱開口,捂嘴咳嗽。

        孟空皺著眉,聽他的將第三層抽屜拉了開來,里面放著一把***,***下面壓著一張照片,一張早已泛黃的照片。

        “什么意思?”孟空看向柳長恭。

        “不用驚慌,我動一下都困難,對你造不成威脅……你若是害怕,大可拿起***……對著我的腦袋扣動……扳機,我一個糟老頭子,沒什么好留念的……”柳長恭微微一笑道。

        孟空拿起抽屜里的***,看了眼柳長恭,動作熟練地退出彈夾,檢查了一眼子彈,而后將彈夾上回槍里,拉栓上膛,對準柳長恭。

        整個動作行云流水,只在短短一秒鐘內便完成。

        柳長恭瞳孔微縮,深深看了一眼孟空。

        “好多年沒碰槍了,你這玩意兒,嚇不到我?!泵峽掌財滄?,手上又是一陣動作,將一把完好的***給拆分了開來,變成一堆散件落在書桌上。

        柳長恭盯著孟空,心中震驚無比,暗自猜測孟空到底什么身份。

        就這一套動作,一般人根本完成不了,除非是受過專業培訓且經常碰槍的人,才有可能做到像孟空這般。

        “這把槍只是意外,正好放在了這層抽屜里……我要給你看的,是那張照片……”柳長恭很快回過神,目光又變得暗淡,指了指抽屜里的照片。

        如果是以前的他,還有可能會對孟空的身份感到好奇,不調查清楚都睡不著覺,但現在,他不想管那么多了。

        孟空對槍支的熟悉與否、身份又是怎樣,和他都沒有關系。

        他只是個即將踏入棺材的老人,之所以要把這照片給孟空看,也是因為孟空是唯一一個能看出他身上問題所在的人,他希望孟空能幫他辦一件事。

        孟空拿起抽屜里那張照片,隨意看了一眼,照片上是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嬰孩,女人穿著旗袍,容貌與柳老板有幾分相似,不過孟空知道這肯定不會是柳老板。

        因為這張照片有些年份了,少說也是五十年前照的,那時候柳老板都還沒有出生。

        “她叫月娥,是我……第二個妻子?!?

        柳長恭目露回憶,正準備將一些故事說給孟空聽,孟空就將照片甩回了抽屜里,打斷了他的話:“打住,我對你和這個女人之間發生過什么一點也不感興趣,也沒功夫聽你說你這身上的陰氣是如何沾染的,更不想知道你床底下那東西是怎么回事。我來,只為治病,其他事與我無關?!?

        在孟空說到床底下那東西時,柳長恭目中閃過了一絲懼意、還有一絲殺意,他深深看了眼孟空,沉吟許久后才點點頭:“好,要我怎么做?”

        “我幫你把體內陰氣排出去,你自己在三天內,找個時間找個地方,把床底下那東西燒掉,陰氣排出體后,你不再需要它來續命,反而它會害了你?!泵峽盞?。

        柳長恭點點頭,面上若有所思。

        一樓大廳,眼看孟空上去都超過五分鐘了還沒有下來,吳晉和嚴開倫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嚴神醫,那小子不會真有辦法治好柳老爺子的病吧?”吳晉皺著眉頭問道。

        嚴開倫搖搖頭,輕哼一聲道:“不可能!柳二爺的情況我看過,他那身體……”

        話說到一半,嚴開倫看了看左右,一手放在口側,在吳晉耳邊道:“柳二爺那身體已經毫無生機!雖然看不出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但就連回春堂的吳老都沒有辦法醫治,這江南地區就沒有人能救他!”

        說完,嚴開倫想了想后又補充一句:“除非你舅舅說的那位神醫出手,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我舅舅說的那位神醫……”吳晉目光閃了閃,拿出手機給他舅舅打了個電話,也不避開其他人,等電話接通后就問道:“舅舅,你那天遇到過的那位神醫,叫什么名字?”

        “問這個干嘛?你不是帶嚴大夫去柳家了嗎?那位小神醫叫孟空,他已經說了不會幫忙的,你就別打他的主意了?!崩罱ㄒ禱氐?。

        “他叫孟空?!”吳晉拿著手機的手一抖,忍不住看了一眼齊東陽。

        嚴開倫聽到吳晉的話,也看向了齊東陽。

        “怎么了?”李建業疑惑道。

        “舅舅,這個孟空,現在就在柳家!”吳晉咬牙道。

        好你個孟空,拒絕了我舅舅的邀請,居然和齊東陽一起過來了!

        吳晉心中暗恨,原本他把齊東陽邀請不來的嚴開倫給帶來了,在面子上壓過了齊東陽一頭,正心里暗爽呢。

        一轉頭卻發現,齊東陽也把他請不到的人給請來了!

        這感覺真是……猶如吃了一口黃連般,滿嘴苦澀。

        “那個孟空,就是李先生說的那位神醫?!”嚴開倫此時滿臉驚訝,看向了二樓方向。

        這也太年輕了吧!

        這么小的年紀,能有那么高超的醫術?

        嚴開倫有些不敢相信。

        至于齊東陽,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是在想孟空怎么還不下來,難道是孟空真的認識柳老爺子,在和柳老爺子敘舊?

        “呵呵,齊少,提前恭喜你了,那盆天逸荷是你的了,這次我吳晉輸的心服口服!不過你也別太得意,后天蘇小姐的生日宴上,我還準備了其他驚喜給蘇小姐,不一定就會比你差,蘇小姐會和誰一起共進晚餐,還不一定!”

        吳晉掛掉電話后,皮笑肉不笑地朝齊東陽說了一句,然后大步離開了別墅。

        嚴開倫和胡立丘見吳晉都走了,也跟著離開。

        在從齊東陽身邊走過時,胡立丘又朝他冷笑道:“齊少,我再告訴你個秘密,吳少對蘇芷若那是勢在必得,他這次準備的驚喜可不小,你得接住了。要是接不住,蘇小姐很可能就是吳少的了。哈哈!”

        齊東陽皺眉看了眼胡立丘,冷聲道:“那就憑本事來吧,看看蘇芷若會接受誰!”

        吳晉一行人離開后,樓上就傳來了動靜,先是吳老的一聲大喊,然后又是柳老板一聲驚呼,緊接著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正當齊東陽猜想樓上發生了什么事,想要上去看看時,孟空的身影出現了,緩緩走下了樓。

        “孟空,怎么樣了?”齊東陽迎上前問道。

        “好了,幸不辱命?!泵峽粘攵粑⑽⒁恍?,看了眼客廳道:“吳晉他們走了?”

        “走了,這個吳晉不知道搞什么鬼?!逼攵粢∫⊥返?。

        “那我們也走吧,柳老板會把天逸荷給你送過去的?!泵峽張牧伺鈉攵艫募緄?。

        齊東陽腳步一頓,猶豫道:“不等一會兒嗎?我想見見柳老爺子?!?

        “還是別見了吧,柳家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你最好別和他們有什么來往?!泵峽湛戳搜燮攵艫?。

        齊東陽不解孟空的話,不過還是選擇了相信他。

        剛從柳家出來,孟空接到了林雪琪打來的電話,接起后問道:“雪琪,找我什么事?”

        “孟空,你在哪兒?出事了!”林雪琪的語氣有些焦急。

        “怎么了?”孟空問道,眉頭微微皺起。

        一般來說就算有什么事,林雪琪也不會找他,這時候打他電話,說明出的事和他有關。

        “李功的家人找來了,他們要告你,你現在千萬別回家,找個地方躲起來!”林雪琪那邊說道。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 查看重庆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山西11选五下载 上海时时乐形态走势图 百家乐详解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贵州快3今日预测出号分析 大发快三最新开奖 股票推荐服务 白小姐预测 明日必涨股票推荐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胆拖复式 一码中奖了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排列五天天开奖的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