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你們做了什么? 作者:海藍時間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1-22
  •     撕心裂肺的尖叫聲猛然響起,這間衛生間雖然面積夠大,但面積再大,它也終歸是衛生間。因此,毫無預兆響起了的這道尖叫聲,幾乎震得眾人耳膜一顫!

        尖叫聲不是唐科發出的,也不是柳玫等人發出的,而是正準備從馬桶上起來的楊萍發出的。

        這么一道尖叫聲傳出,迫使著已經死命抓住大手不敢放松的唐科立即扭頭。這一瞬間,除了楊萍自己外,其他人便都齊刷刷朝楊萍

        只見楊萍正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她雙臂伸的老長,應當是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

        可惜她不能,一切發生的太快,甚至快到了都沒人能夠有機會移動……于絕望的哀嚎聲中,楊萍就這樣被死死拉進了馬桶里,消失不見!

        唐科愣住,他還真沒有見識過一個活生生的成年人,就這樣硬生生被拉進馬桶里消失不見了的詭異情形。

        他愣住,逮住這個機會,他手上緊緊抓著的蒼白大手立即一陣掙扎,趁機掉落在地,鉆入了地下。

        面積夸張大的衛生間里,六個人六雙眼睛死死注視著不遠處這么個馬桶。這一刻他們腦袋里又在想什么?

        縮在沙發角落里,柳玫眨了眨紅腫起來的眼睛,她吞吞吐吐半天,問向唐科,“我們都會死,對吧?”

        唐科看了一眼柳玫,早上到現在為止的接觸,讓他對柳玫這姑娘的印象并不差。他有意安慰兩句,可事已至此……..

        “你們還是不肯說你們干了什么?”問出這話的并不是唐科,而是看到唐科沉默回應的柳玫。

        柳玫問向孫浩三人,“我喝多了那天晚上,你們送我回來的路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你們做了什么?”

        是啊,他們這群年輕人究竟做了什么?

        終于,因著徐蓉蓉和楊萍先后詭異慘死的殘酷現實擺在眼前,他們要交代了。

        原來,七天前一個夜里,他們七人在酒吧玩,都喝多了。本身不勝酒力的柳玫最先醉倒,孫浩他們只能送柳玫回到這里來。

        當時他們都喝了酒,說是酒壯慫人膽也好,說是本身富二代的他們根本不在乎也罷。喝了酒的李全開的車。

        他們倒是沒有被交警查到,本來應該可以順利到達這棟別墅。問題其實出在他們走出酒吧到達停車場的時候。

        好巧不巧,當時站在汽車旁邊的曹磊一眼看見不遠處的一男一女,更好巧不巧的是,那一男一女明顯是在往酒吧旁邊的便宜旅館走。

        最后,也是最巧的地方,曹磊等人認識那對男女!男女二人和他們同一所大學,特別是那個男的,曹磊等人幾乎是從大一就一直在欺負著他。

        男生叫做齊鳴,是一個很本分,很老實的小男生。

        那天夜里,曹磊他們喝多了,一看見齊鳴竟然帶著女生去開房,當即熱鬧起來。曹磊最先喊了一聲齊鳴,其他人跟著喊,唯有醉酒躺在車上的柳玫不知情。

        齊鳴聽到有人喊他,自然扭頭。只見齊鳴明顯是看見了曹磊一伙人,所以他才立即轉過頭去跟那個女生說了點什么。

        聽齊鳴說完后,女生很快轉了個方向朝馬路那邊走去,跟著攔了一輛出租車迅速離開。

        女生上出租車的時候,曹磊他們借著酒勁就已經跑到了也想要趕緊離開的齊鳴身邊。齊鳴被擋住了去路,只得好聲好氣表示希望他們可以讓路。

        孫浩上前伸出胳膊,一把搭在了齊鳴的肩膀上。

        跟著,在酒精的作用下,孫浩等人幾乎是把齊鳴押上了他們的車。齊鳴想逃,可身邊都是有錢,天不怕地不怕的醉鬼,他逃不掉。

        在車上,齊鳴好話說了很多很多,奈何酒精上頭的孫浩等人哪里肯聽。事實上,因為酒精,因為他們發現齊鳴時,齊鳴確實跟那名女生打算去旅館的關系。在車上,孫浩一眾人自然圍繞著這一點進行了各種嘲笑侮辱。

        甚至于,鬧瘋起來,他們還開始脫齊鳴的衣服。

        齊鳴是個老實孩子,而且他確實很愛之前走的那個女生,還計劃著和那個女生畢業后就結婚…….

        如此種種,當戲耍進行到脫衣服,乃至更過分的環節時,齊鳴真的開始反抗。

        齊鳴反抗的時候,他們的車已經離開了主城區,駛上了到達這棟別墅的一段兩側都是大樹的馬路。

        齊鳴反抗,孫浩等人若是當時就停手,便什么事都沒有??上б環矯嫠潛舊砭筒皇悄侵趾萌?,另一方面也確實是酒精的作用。

        齊鳴越反抗,孫浩等人越興奮。

        甚至于就連車后排上真的喝多了的楊萍和徐蓉蓉,這兩個姑娘都瘋到主動扒掉了齊鳴的褲子……..

        叫喊聲,興奮的笑聲充斥著他們那輛車。齊鳴終究只是一個瘦弱的小男生,他怎么可能敵得過六個喝醉了酒發瘋的家伙…….

        本來,孫浩他們只是打算鬧夠了就把齊鳴送回去,大不了給齊鳴一筆錢作為補償??墑悄腫拍腫?,齊鳴哭了……

        淚水止不住往外冒,卻沒人能停手,齊鳴最終做了一件他們沒能想到的事情,齊鳴逮著機會,猛地拉開車門,跳車了!

        當時他們的車速并不快,跳車本應該只是最多只受一點傷而已,前提是你得多多少少知道一點跳車的方法。

        齊鳴不知道,農村出來的齊鳴最多也只坐過出租車,他怎么可能知道要怎么跳車…….

        齊鳴跳出去了,腦袋砸在水泥地面上,出了很多血。

        孫浩停車,他們六個趕緊下車一看…….齊鳴那副樣子,還有那么多血。登時他們立即酒醒了一半。

        報警的提議只在最一開始出現過那么一下……那天深夜,荒無人煙的馬路上,他們做出了決定。

        他們將齊鳴放到了駕駛位上,故意沒有系安全帶,然后連人帶車沉進了距離這棟別墅不遠處的一口大湖中!

        …….

        唐科早上過來的時候確實有看到過那口湖,湖水很清澈,面積也的確不小。唐科狠狠吸了一口香煙,這個時候他看孫浩這些人的眼神…….

        “齊鳴的尸體撈上來了?”他問。。

        曹磊戰戰兢兢搖了搖頭,沒敢吭聲。

        齊鳴還在那輛車里,還在那口湖底……..可憐的人,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那樣沒有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