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玄幻魔法-> 《數理化修仙手冊》-> 第四十二章 趙千里是住這兒嗎?
第四十二章 趙千里是住這兒嗎? 作者:明月照千里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3-30
  •     顧明月急急忙忙掛了電話,下了樓,“你來干什么?”

        “她來……”

        趙千里正要說話,顧明月冷漠打斷道:“閉嘴,沒問你?!?

        趙千里無奈“哦”了一聲。

        蘇果果可憐巴巴望了一眼委屈的趙千里,心中卻是高興,顧明月越是如此,她就越有機會,她舉起大包小包,跟她對視道:“送禮,不行嗎?”

        顧明月冷笑一聲,“只怕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吧!”

        “喂,顧明月,我好心好意來祝福你們,你至于嗎?”蘇果果沒好氣道。

        顧明月冷哼了一聲,沒說話,就轉身進了屋。

        “她心情好像不太好,禮也送到了,要不,你請回?”趙千里道。

        “我偏不?!?

        蘇果果傲嬌說了一聲,然后便拎著禮品大搖大擺進了屋。

        趙千里一臉無奈。

        一個千金大小姐,一個大姐大,才見面都已經硝煙不止了,進了屋還得了?

        唉……

        嘆了口氣,他也跟著進了屋。

        顧明月坐在凳子上,翹著腿,從果盤里拿起一枚新鮮蘋果丟給趙千里,“削個蘋果給我吃?!?

        從昨晚開始她就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樣子,趙千里心里本來是有些怨氣的,不過

        蘇果果把帶來的禮品隨意放在地上,然后很不見外的左右瞅了瞅,笑道:“還是個中醫館??!”

        “看完了嗎?看完了你可以走了?!憊嗣髟呂淠?。

        “喂,我好歹也是客人,有你這么著急攆人的嗎?”蘇果果白眼道。

        “你自稱是客人,我可沒承認?!憊嗣髟濾檔?。

        蘇果果撇了撇嘴,趙千里削完蘋果遞給顧明月。

        蘇果果看了看時間,道:“都快四點了,你們誰下廚?還不準備做飯嗎?”

        趙千里望了望顧明月,后者只是吃蘋果。

        “我吃完晚飯就走行不行?”蘇果果無奈道。

        顧明月這才給趙千里丟了個眼神。

        趙千里就只好老老實實進了廚房,心中卻是暗暗著急,顧明月可千萬別和蘇果果打起來啊,咱倆加在一起也是打不過她的。

        洗完米后,趙千里還專門出來偷看了一眼。

        還好,她們兩個就只是對坐著。

        趙千里這才松了口氣,在廚房里忙活起來。

        終于,還是蘇果果忍不住寂靜打破了沉默。

        她也自顧自拿了個蘋果,連皮帶餡一起吃了下去,“顧明月,明人不說暗話,你是不是在我跟趙千里耍的時候就暗戀他了?”

        暗戀?

        顧明月差點沒忍住笑,輕輕咳了咳,掩飾表情。

        自己會暗戀趙千里?

        不過,蘇果果這么問,也顯然是對自己和趙千里突然談戀愛有了很大的疑問。

        既然她這么猜測,也是好事。

        顧明月順著她的話說道:“是又怎么樣?”

        “好啊,我果然沒猜錯,你太卑鄙了,居然趁著我和他分手趁虛而入?!彼展?。

        “趁虛而入?呵呵……就算是吧,可是,你有什么理由來責怪我?是我讓你們分手的嗎?”顧明月嗤笑道。

        “要不是他不行,我也……”蘇果果道。

        “不,你說錯了,不是他不行,是你不行?!憊嗣髟虜講澆舯頻?。

        “我怎么不行了?”蘇果果沒好氣道。

        “你自己心里頭沒點數嗎?你要是行,我會有趁虛而入的機會?”顧明月故意嘲笑道。

        可是,面對這樣明目張膽的嘲笑,蘇果果竟然沒有絲毫還話的理由。

        因為顧明月讓趙千里行了,而她沒有,這就證明問題確實出現在她身上。

        “所以,歸根結底是你自己的原因,別有事沒事抱怨這個抱怨那個,魅力不夠就是魅力不夠,就算我把他讓給你,你還是不行?!憊嗣髟驢此圃諼耷榧シ淼?,其實這是她唯一能為趙千里做的事情。

        她自己都不忍心讓趙千里萬劫不復,才裝出千金大小姐的把戲,又怎么會讓蘇果果這個身份背景并不比自己簡單多少的女人去禍害趙千里。

        “有本事你把他再讓給我試試?”蘇果果呵呵笑道。

        “我就說說,你還真想,這種事情是我讓就用的嗎?”顧明月給氣笑了。

        “小氣?!彼展?。

        “隨你怎么說,反正趙千里對我一往情深,你不管怎么做,怎么變都是沒有用的,我勸你還是盡早放棄吧,免得某天傷了心哭得稀里嘩啦的還沒人搭理?!憊嗣髟灤Φ?。

        聽到這里,蘇果果突然笑了,“顧明月,你以為你說得理直氣壯我就會相信你嗎?你分明就是怕了,要不然你怎么會這么著急跟他同居?”

        “同居是他提的?!憊嗣髟碌?。

        “我不信?!彼展圃沼圃粘宰牌還?。

        被顧明月嘲諷了一頓,她反倒心情越來越好了。顧明月越是這樣,她就越有信心把趙千里搶回來。

        顧明月暗暗嘆了口氣,無奈至極。

        這蘇果果還真是執拗難纏!

        兩人無話,又陷入了沉默。

        五點半的時候,趙千里端著菜上了桌,然后招呼她們吃飯。

        蘇果果走到餐桌前嗅了嗅,滿臉笑意道:“沒想到你廚藝這么好,早知道我也跟你同居了?!?

        “還行吧!”趙千里撓頭,偷偷望了一眼顧明月,對蘇果果這個話,不知道該怎么回??!

        她沒說話,只是走到餐桌上,然后說想吃這個,想吃那個,讓趙千里給她夾。

        正在趙千里夾菜的時候,蘇果果卻給趙千里夾了菜。

        顧明月瞧見這一幕,大概是爭風吃醋,也給趙千里碗里夾菜。

        沒一會兒,趙千里的碗里就堆起了高樓。

        他左看看,右看看,有點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感覺??!

        最后實在是碗里裝不下了,顧明月索性一扔筷子,“不吃了?!?

        然后抱著胸,生悶氣去了。

        見到這樣的顧明月,蘇果果反而食欲大開,大口吃菜,大口吃飯,一點沒有大家閨秀的樣子。

        趙千里滿臉無辜,望著自己那一碗滿滿的菜,也不知是該吃好呢,還是不該吃好。

        三分鐘后,蘇果果打了個飽嗝,舒舒服服的伸了個腰。

        “吃完可以走了?!憊嗣髟呂瀋?。

        蘇果果撇了撇嘴,“走就走,我蘇果果說話算話?!?

        然后她站起身,走到門口,又回頭對趙千里一笑道:“千里,回見哦!”

        趙千里沒出聲,顧明月更沒出聲,蘇果果就沒再自討無趣,吃飽喝足悠哉悠哉回學校去了。

        她一走,趙千里和顧明月也陷入了沉默。

        “菜涼了,你還吃不吃?吃的話,我去熱?!閉鄖Ю鏤實?。

        “沒胃口,你吃吧!”

        撂下這句話,顧明月便轉身上了樓。

        農村孩子趙千里還是沒舍得那晚飯,自己個兒慢慢吧唧了。

        洗完了碗,天都漸漸黑下來了,他就去關了門。

        “接水來給我洗腳吧!”顧明月又從樓上走了下來。

        “嗯?!?

        他去接好了熱水,然后拎了跟小板凳,坐在顧明月身前。

        她伸出腳。

        他替她脫了鞋襪,然后慢慢的把她的叫放進洗腳盆里。

        突然,她縮了一腳,怒道:“這么燙的水,你是想燙死我嗎?”

        燙?

        他愣了一下,接水的時候就試好了水溫,怎么會燙?

        于是,他又伸手試了試水溫,“不燙??!”

        “我說燙就燙?!憊嗣髟呂淅淶?。

        感情是脾氣上頭,撒氣??!

        都怪蘇果果。

        他嘆了口氣,正準備去換水。

        忽然,砰的一聲!

        醫館大門直接碎了一半,露出一張陌生臉龐。

        “趙千里是住這兒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ganrao}